Memoir about Guiyang’s Third Front

蔡庄华:三线建设老人回忆激情岁月 2018-03-26 11:02 T大 建于60年代的二四公司家属区红砖楼 荣誉证书 蔡庄华近影 3月18日下午,在城区游仙路9号山坡上的原核工业二四建设公司生活基地里,今年82岁的退休高级工程师蔡庄华对记者说:“看到如今科技发展快速,国防力量强大,我非常高兴。更感恩这个时代,让我们昔日参加三线建设所有的艰苦,都变成了今日祖国的快速发展。” 初战大沟湾青春献深山 跟随着蔡庄华的脚步,走在基地当年修建的老红砖楼前,蔡庄华说:“1965年10月,我们二四公司三工区一行二十多名施工人员,由白雪皑皑、寒风呼呼的西北高原调动到绵阳地区搞大三线建设。一下火车就感到空气清新湿润,气候温和舒适,绵阳是一个山美、水美、人更美的地方。” 蔡庄华是河南洛阳人,1956年考入西安一所大学的机械制造专业。1960年大学毕业后分配到原二机部工作。就像最近热播电影《无问西东》里描述的一样,满怀激情的蔡庄华由部里派到青海高原上,为我国国防事业添砖加瓦。结束了在青海的国防建设,蔡庄华和他的同事们转战绵阳参加三线建设。 当年10月中旬,蔡庄华收好行囊,背着铺盖卷向新工地进发。解放汽车把他们送到梓潼观义河边,他们乘船渡河后翻越两座大山,步行二十五里,历经四个小时来到新工地大沟湾,与先期到达的设计院工作人员合力筹建九院三所。大沟湾名不虚传,沟深而弯,路少而窄,他们这些外来人很难行走。 为了保密,蔡庄华和同事们都以社教工作队名义分散住在当地贫下中农家里,生活非常艰苦。每天天刚亮,他们就背着一大筐木桩、锤子、钢尺、干粮、水壶翻山越岭开始工作,无路可走时用棒劈荆棘而行,遇到陡坡就攀树枝而上。工程设计人员设计勘探,土建人员进行工号选点,放线,蔡庄华他们这些水电人员搞线路定线定点。后勤管理人员到乡镇去背水泥、木材,每天往返两次走三十里路,背回材料来搭建临时建筑。大家分工协作,争分夺秒地工作,渴了喝凉水,饿了啃干粮,一直干到日落月升才回到住处。 “晚上我们在煤油灯下设计绘图,直到深夜。在那费尽心力的战斗中,人人鞋磨破几双,血泡变成了死茧,衣服汗湿了穿干,结上一层层盐霜,人瘦了几圈,但无一人叫苦退缩。”蔡庄华说,有的带病带伤也坚持不下火线,用毅力和忠诚践行了自己的誓言:青春献深山,为大三线建设作贡献。就这样顽强拼搏了一个多月,各自完成了预期的任务,九院三所初现雏形。然而,这时却突然接到上级通知:“三所的选址和初设报废,要求销毁一切资料,立即向新工地转移。” 决战严家嘴不畏艰苦扫除“三不通” “我们怀着难舍的心情,迎着冬天的寒风,马不停蹄地于1966年1月初转移到剑阁严家嘴大山沟,与同时到达的三工区人员汇合组成了一支庞大的建设大军。”蔡庄华继续说,严家嘴大山沟里天寒地冻,山高路险,荆棘丛生,草深林密,环境更艰苦;这里除了稀少的农户就是大片荒山野岭,路,水,电三不通,无住房,一切都从零开始。 于是,蔡庄华他们白天跋山涉水,攀崖穿林,定点放线,晚上施工组织设计。为扫除“三不通”和住房紧的拦路虎,大家合力攻关,用一个月时间加班加点用木头、竹笆片、石块和油毡纸等材料建起了“干打垒”职工宿舍五百多套,这种“干打垒”房子,夏天热得要命,冬天冷得要死。上级调来了柴油发动机,解决了通电照明;大家肩挑背扛,修便道,搭便桥,解决了路通。 然而,供水系统的四个大水池分别设在各区陡峭的高山包上,爬上山包没有路,要穿越密密的灌木林,还要安装从河边到山沟八公里直径为30-35厘米的铸铁管。指挥部号召大家义务劳动,中午或下午下班时全体出动背水泥、沙子,抬水管上山运到水池。“当时,参加义务劳动的人群在崎岖的羊肠道上一个挨一个,大家哼着歌谣,喊着号子,迈向水池,组成了犹如四条银蛇游动的风景。”蔡庄华说,经过一个多月的战斗,通水解决了。大家终于有了洁净水喝,可以洗澡了,高兴极了。 “三不通”拦路虎被扫除后,大家集中精力,各干其行,吃住在工地上,夜以继日忘我战斗着。当时,为了防止红卫兵进来捣乱,影响建设,每天还要在路口站岗放哨,阻止他们进入。大家在封闭的山沟里一干就是5年。到1970年完成了三所的建设任务,接着又马不停蹄地转战平武大山沟,用同样的精神,同样的干劲战斗到1985年,三工区完成了九零三厂的建设任务。一工区、二工区完成了九院一所、八二一、九院四所及八三九的建设任务。 艰苦奋战为国防建设作贡献 1974年9月,蔡庄华和部分同志因科研生产需要借调到高度保密的国防科研单位。所领导说:“因为要进行某次爆炸试验,需要开通各工号的恒温恒湿和洁净空调系统,现在因系统未开通,工号内湿度大,仪器仪表生了锈不能使用,室内洁净度不够致产品报废,你们要尽快开通调试好空调系统。” 此后的一个多月里,蔡庄华他们与甲方人员密切配合,冒险进入有毒素残留的工号里,用专用清洁剂和毛巾反复擦洗风管、水管及各种设备、仪器、仪表,直到用白绸检试无污为合格。对空调系统加注制冷剂,反复调整和测试风压、风量、洁净度,每天干十多个小时的活,大家一丝不苟,直到将成百上千个仪表仪器和上千米管道的里外擦得一尘不染,空调系统正常运转。经院士王淦昌反复检查,验收合格,保证了试验如期进行并获得成功。“我们也受到了嘉奖。当我们被邀请登上观察所看到试验成功实况时,大家激动得眼泪夺眶而出,兴奋得跳了起来,拥抱在一起高呼:‘我们为国防建设作了贡献!’”蔡庄华激动地说。 “现在,我们这些当年参加绵阳三线建设的小伙子,转眼变成了八旬老人,我们的子女大多数接了我们的班,在福建、山东等地搞核电建设。”蔡庄华的两儿两女都学有所成,子承父业为祖国的国防事业贡献力量。“我们过去钻山沟,住工棚,如今住上了楼房,过着幸福生活,享受天伦之乐。”蔡庄华说,他于1996年退休后,参加了市老科协土木建筑分会,继续发光发热。

Memoir about Hainan’s Third Front

海南国防三线回忆系列之三 03-17 Source 永远的怀念 为了纪念国营南江机械厂(596厂)建厂55周年(1965—2020),王茂刚同志牵线带专家学者,于2019年12月上旬在海口召开了各类人员的座谈会。并带领有关人员到老厂址进行了现场调研。在回老厂途中亲自到海榆中线公路184公里处(老厂墓地)祭奠因公殉职的女青年:石小江、陈亚风、胡少梅等人。王茂刚这一筒单的举动、无声的祭奠实在令人感动。四十多年了,回忆起这些为工厂建设,为国防三线建设而不慎殉职的人们,心情仍然十分难过。当年三位女青年生动活泼的样子立刻浮现在我的面前。她们当年是那么的年轻亮丽,她们当时才十七、八岁呀!转眼间她们因工作殉职和我们阴阳相隔四十八个年头了。 看看当下中国娱乐圈的影星、歌星们离个婚都能刷屏的今天,在影星们轻松获得天价报酬还有偷税漏税的今天,有谁还会想到石小江、陈亚风、胡少梅等人为祖国国防建设己经离开人间四十多年了,她们默默安息在山沟墓地随着时间流逝渐渐被人们遗忘。 1970年广东省国防科技工业办公室批准国营南江机械厂(596厂)增加工业火雷管和工业导火索两个产品的生产线。为此除从山西阳泉104厂抽调一批技术骨干外,厂里专门从海口等地招收一批高中、初中毕业生。石小江等人就在当时情况下招收进厂的那批有文化而朝气蓬勃的年轻人。 被招收进厂的这批人员中,有一些是当时所谓的贫下中农子女,有些是海南各级领导机关的后代,有一些还是海南军区,各县武装部,军队医院的军人子女。总之,招收这部份人员进厂后,为工厂增添一股新鲜血液。他们当中不但是生产车间的主力军,在工厂的球场上经常看到他们的身影,还有好多人成了工厂的文艺宣传骨干。他们的到来,工厂处处充满欢声笑语,工厂充满了活力,是一道亮丽的风景。 1971年5月17日是我最难忘的日子。这一天早上,我作为一车间生产人员被派到二车间(手榴弹总装车间)返修手榴弹木柄掉扣质量问题。大概是上午九点钟左右,突然五车间(雷管生产车间)方向传来“轰”的一声巨响。有经验的老工人说五车间爆炸了。没有命令,大家不约而同都朝着五车间方向奔跑,我也随着人群跑向五车间。跑到了五车间,只见几间工房已被炸塌,硝烟弥漫,事故现场极其惨烈。有的职工被炸肢体不全,有的被烧焦了面目全非,还有的被炸塌的房顶压住,全身被埋在废墟里。虽然她们都被紧急送往附近的红卫医院抢救,但医生也无回天之术,三个鲜活的生命就这么没来。当年的爆炸事故给我留下十分深刻的印象,这样的惨烈场面是我人生中第一次遇到,一直到现在仍然挥之不去。 她们三人遇难当天,工厂及时通知了她们的亲人赶来奔丧。当她们的家人被送去医院见女儿最后一面的场面十分感人。我当时看到石小江父母赶到医院太平间见到女儿尸体时,石小江的母亲悲痛的差点昏了过去,整个人都瘫了。但石小江的父亲大声说“老黎(小江母亲姓黎)坚强点,不要太难过,女儿是为国防三线建设而死的,她是我们的骄傲,我们应为有这样的女儿感到光荣!”石小江的母亲听了丈夫的话后,立即坚强的站了起来,擦干了眼泪,表现了一个老革命家庭的坚强意志和榜样风范。当时我真的想给她老人家深深的鞠上有一躬,表达我们全厂职工的敬意! 石小江父亲是海南国营尖峰岭林场的党委书记,是一位扛枪跨过长江,又参加解放海南岛的老军人、老革命。当女儿为建设国防献出生命时,他没有给工厂提出一点要求,同意把女儿埋葬在工厂附近的荒山上。他们的父母品德高尚令人敬佩。陈亚风、胡少梅的亲人对失去女儿都表现很理智,没有一人对工厂提出过份要求,更末提过需要什么补偿。连要求弟妹顶替安排工作都一句未提。这要是现在不知道会赔偿多少钱呢?她们的亲人,当年给予我们三线建设极大的支持!现在的人们可不理解的,这就是我们那个时代精神风貌! 要是石小江等三位少女没有当年的事故,没有因公殉职,如今她们都应该退休了,她们也应该拥幸福的家庭,还拥有欢乐的下一代……,可惜她们永远安息在那个大山沟的墓地,已经被人们遗忘。 因公殉职的三位姑娘是值得我们怀念的,在工厂三线建设中那些为新产品试验而致残和献出生命的工程技术人员,那些因长期辛苦工作身体透支早早离开人世的职工都是值得永远怀念的。 我还清楚记得在手榴弹TNT装药生产线上的老职工李永金等好几个同志,他们都是长期接触TNT烈性炸药影响患肝癌早早结束了人生。还有原副厂长兼总工程师王志久同志,他为了研制新产品,每次都亲临试验场地,劳累过度身体留下多种病患。本来王志久调到广州省主管单位任总工程师,城市环境很优越,应该好好享受一下晚年生活了,但过去在三线科研中长期接触有毒有害药物他的身体己早早被透支,过早的离开了人世,走的时候还没等到正式离休。真可惜呀!一位身怀绝技,德高望重的军工老工科技功勋就这样离开了我们,还没有好好享受美好的生活。每当想起这些为祖国三线建设过早献出生命的人们,都不由得发出由衷的赞叹,他们从事的工作平凡而伟大,他们是在用自己宝贵的生命铸造国防工业的基石,难道他们不值得后人怀念吗? 南江机械厂(596厂)建厂以来,研制的新产品不断更新换代,正式投产的产品有木柄手榴弹、工业雷管、工业导火索、多种船用救生系列产品、多型号的深海水声震源弹、81式信号雷等产品。工厂还研制过反坦克地雷、反空降兵子母雷等技术储备产品。这和兄弟的国营光华修配厂(9671厂)只单一生产半自动步枪子弹以及国营海南加工厂(9665厂)只生产硝铵炸药有极大的区别。多种产品的研制和生产为当时的民养军、军转民打下来坚实的基础,对后来企业走向市场竞争受益无穷。 建厂以来南江机械厂各级领导,为国防三线建设投入的精力,物力是极大的。全厂上下为让毛主席放心,他们贡献青春为国防三线建设流血流汗甚至献出了生命,他们是功不可没的。现在工厂虽然已经搬出了大山,当年的职工,很多人也分布到各个地区从事了不同的岗位,但是一提到过去我们从事的三线建设,大家都深感光荣和自豪。 现在回想起当年投身于国防三线建设的艰苦经历,不管是活着的还病故的,也不管是因公殉职的还是已经退休的,他们都是值得人们永远怀念和尊敬! 作者:翁克海(原国营海南596厂劳资科科长。 写于2019年12月29日

Photo exhibition about the Third Front

【雅昌快讯】老工业基地及三线建设摄影展上海站开幕:在老工业厂区的变化中触碰历史 2020-05-12 17:29:53 来源: 雅昌发布 作者:李家丽     收藏 评论 分享 摘要:(雅昌艺术网讯)5月12日,“见证现实——老工业基地及三线建设摄影展”上海站在喜马拉雅美术馆开幕。展览由四川美术学院主办,喜马拉雅美术馆承办,分为“老工业基地”和“三线建设”两个大板块。其中,“老工业基地”摄影作品记录了老工业基地的今昔变化;“三线建设”则记录了中国中西部地区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历程。… (雅昌艺术网讯)5月12日,“见证现实——老工业基地及三线建设摄影展”上海站在喜马拉雅美术馆开幕。展览由四川美术学院主办,喜马拉雅美术馆承办,分为“老工业基地”和“三线建设”两个大板块。其中,“老工业基地”摄影作品记录了老工业基地的今昔变化;“三线建设”则记录了中国中西部地区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历程。展览由来自四川美术学院的三位策展人王林、李川、冯大庆共同策划。 开幕式及研讨会现场 此次展览策展人李川开幕式致辞 在谈到上海站的重要性时,此次展览策展人之一李川说道:“上海站是此次展览的第二站,也是非常重要的一站。上海为三线建设提供了大量的人力、物力支持,三线建设也成为上海人家庭变迁的重要影响因素,承载着不少人的理想与激情。回顾这段历史时,也是在回顾过往建设中的上海力量。而且,面对未来时,这段历史依然很有价值的。在经历了疫情动荡后的今天,对全球化产业链条中一环的中国,这种价值尤其凸显”。 “老工业基地”展览现场 “老工业基地”板块 在这一部分中,艺术家用摄影、视频及影像装置等多元化的艺术形式,记录了老工业基地的今昔变化,这使得未曾经历过那个年代的观众能在影像中,触碰深埋于历史记忆中的真实。这一板块包括“工业历史与人文记忆”与“现场重述与方法创新”两大部分。 “老工业基地”展览现场 美感,是这一板块的工业摄影作品给观众带来的强烈感受,或者这也是这一板块作品与传统纪实性摄影展览的最大区别。蓝调的工业基地细节、废弃的手套、工厂大门的门锁,还有劳作中的工人,艺术家在工业、机械蕴含的现代审美感受中寻找着艺术本体语言的表达方式,在对生活中拍摄对象的筛选、重组中,表达“人”的审美价值与温度。 蓝之暗角及局部 吴雨航 摄影 尺寸可变 2017 《蓝之暗角》与《Glove》便是这样的作品。《蓝之暗角》中,吴雨航回访、拍摄了老工业厂区,对厂区细节和工人物品放大呈现,同时模拟提取代表“蓝领”的颜色——蓝色,这一颜色蕴含着勇气、冷静、理智、永不言弃的含义,希望能唤起人们对劳作工人的关注。 Glove 刘阳 摄影 尺寸可变 2017 《Glove》中,作为基本消耗品,厂房里散落、丢弃的手套无处不在。手套在完成保护和操作任务后,被扔在那里,有的最近才被使用过,有的应该已经被丢弃很多年了。创作者刘洋认为,他们曾触碰机器、接触污垢,也曾感受过温度,体会时间。这些关于“人”的存在的痕迹,就这样躺在那里,在诉说历史也在张望明天。 归零的国企,余勤,摄影,尺寸可变,2017-2018 此外, Glove除了手套外,还有“给…戴手套”的意思。如此,便多了一点点保护、呵护的意味。而在一些英语世界里它还有分解后的隐喻——give love之意。这个引申义让冰冷的工厂多了些许暖意,让过去与历史,有了一丝温度。 负重前行,周荣生,摄影,尺寸可变 2018—2016 辽宁大连中远船务集团上班路上的造船工人,梁建勇,摄影,尺寸可变,2010 上海黄浦江两岸的老工业,陈海汶,摄影,尺寸可变,2002—2007 《迷雾之一》截图 张小涛 影像 34'06'' 2008 在一板块中,不仅仅有展示人文关怀的作品,更有呈现工业化进程中个体精神情绪的作品。在《迷雾》中,张小涛试图用“显微镜”的微观叙事来抽样放大并分析重钢与深圳世界之窗这两个看起来风牛马不相及的个案,工厂里生产的有污染的烟雾在他看来是关于现代化工业神话的云烟,抑或是历史和现实的迷雾… 印象·钢之魂,袁伯成,摄影,尺寸可变,2017-2018 钢城记忆,何智亚,摄影,尺寸可变,2010 “我想记录并见证我们在这个历程中个体的煎熬、忍耐、绝望、崩溃的过程,并用‘导演’的身份把蚂蚁和蜥蜴、骷髅等微小动物的生死幻灭、悲欢离合的独特视角来营造一个动物世界的奇幻梦长,我试图用动物之眼来观察和分析、重钢和世界之窗之间在时空上的精神联系和延续。在历史和现实纠缠的迷雾般的迷宫里,我在哪里?世界在哪里?”,谈到《迷雾》的创作时,张小涛如此说道。 三线建设 “三线建设”展览现场 三线建设是中国特殊时期和条件下的中国中西部地区大规模基本设施建设,在当时担负了重要的责任和使命,深刻地影响了数千万三线建设者及其后代的生活和命运。 “三线建设”展览现场 在这一板块中,展览通过对三线建设的文字介绍、动员场景的还原,和建设人员口述历史的呈现,以摄影、文字、影像等形式,记录、解读三线建设的变化,展开对工业化的反思,迎接图像在技术迭代进化中的挑战。 河滩上造万吨船,秦文,摄影,尺寸可变,2005 晋林机械厂大街上的广告宣传,贺兴友,摄影,尺寸可变,2012-2019 开幕式后,嘉宾还就邀请了国内著名艺术批评家、文化学者、中国工业历史研究专家对展览所涉及的艺术、历史、文化问题展开交流讨论。 据悉,此次展览将持续至5月27日。 (责任编辑:李家丽)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