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ir about building the Chongqing-Xiangfan Railroad

高光成:怀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大哥   怀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大哥 高光荣,男,出生于1948年7月28日,共青团员,高中学历。1969年3月应征入伍,服役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5808部队二中队六小队。于1971年5月27日,在襄渝铁路陕西省岚皋县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施工中牺牲。 高光成 想 高光荣被评为五好战士 “三线建设”工程是我国在困难时期发起的一项著名的基础设施建设,襄渝铁路是其中的一部分,东起湖北襄樊,南达四川重庆。这项工程建设是一项拚人力、拚生命的工程,人民解放军官兵、学生民兵队和人民群众付出了太多的生命,筑就了襄渝铁路战备通道,为我国西南边区发展奠定了基础。襄渝铁路沟通了我国西南和中南的铁路网,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我的同胞大哥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建设中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 高光荣,男,出生于1948年7月28日,共青团员,高中学历。1969年3月应征入伍,服役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5808部队二中队六小队。于1971年5月27日,在襄渝铁路陕西省岚皋县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施工中牺牲。在部队,他表现英勇积极,勇于上进,吃苦耐劳,脏活、重活、累活抢着干,先后三次立功受奖,两次被评为毛主席的“五好战士”,荣立二等功一次。 襄渝铁路建设概况 襄渝铁路建设场面 襄渝铁路横贯鄂、陕、川、渝三省一市,东与汉丹、焦枝两线衔接,中与阳安、宝成铁路相通,西与成渝、川黔两线相连,是联络中国中原和西南地区的交通大动脉。在这条铁路上,数以千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学生兵(十六、七岁)和人群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襄渝铁路始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是当时中国地图上不作标记的秘密国防铁路线。 襄渝铁路建设中的女学生 1964年,毛主席发出建设大西南的号召,经铁道部第二勘测设计院于1965年12月勘测设计,确定修建襄樊至成都的铁路,称襄成铁路。1968年初,中央出于国防建设的需要,作出了先修渝(重庆)达(县)铁路、缓建成(都)达(县)段的决定。1969年底,中央确定渝达、襄成两线合一,称襄渝铁路。同年12月29日,周恩来总理召开会议,研究加快铁路建设问题。铁道兵司令员刘贤权、铁道兵西南指挥部司令员何辉燕参加了会议,会上决定,襄渝铁路于1972年铺轨通车。 襄渝铁路是按国家Ⅰ级标准、以“进山、分散、进洞”的战备需要进行设计的,于1974年9月竣工。建成后的襄渝铁路起自襄樊,经莫家营、谷城、十堰、白河、旬阳、安康、万源、达县,全长915.6公里。 建在遂道旁的小站 襄渝铁路共部署了8个师、6个师属团、2个独立团,共23.6万兵力。鄂、陕、川三省动员大量民兵配属铁道兵各师施工。1971年襄渝铁路进入施工高潮时,湖北省动员民兵14万,陕西省动员民兵和学生15万,四川省动员民兵30万,三省总计动员民兵59万,加上铁道兵23.6万兵力,军民筑路大军共达83万兵力。 襄渝铁路沿线山高峰险,川大流急,穿过武当山、大巴山和华蓥山,在仙人渡、旬阳和紫阳三跨汉江,七过将军河,三十三次越过后河,在北碚横跨嘉陵江。全线有隧道405座,其中长达3000多米的隧道12座,5000米以上的隧道2座;有桥梁716座,最高的达78米,最长的达1600多米。桥隧长度占线路总长的45%。襄渝铁路沿线地质复杂,许多地段上旁悬崖,下临深涧,有36座车站股道不得不建在桥上或延伸到隧道里。襄渝铁路的建成,是我国筑路史上的壮举。 高光荣烈士临时墓地 铁道兵在襄渝从湖北省郧县胡家营到白河县松潭沟,为铁13师;从白河县松潭沟到旬阳县,为铁10师;从旬阳县到安康县,为铁11师;从安康县到紫阳县高滩,为铁2师;从紫阳县高滩到镇巴县,为铁6师;从镇巴县到四川省宣汉县,为铁8师。在紫阳县境内,还有铁7师的部队。有5个铁道兵师的师部先后设在陕西境内:铁13师(白河县)、铁10师(安康县)、铁11师(安康县)、铁2师(紫阳县)和铁8师(紫阳县毛坝镇)。铁道兵兵部还向陕西段调来了铁1师第2团、铁5师第23团、铁14师第70团、铁12师第60团,进行兵力支援。襄渝铁路陕西段的铺轨任务由铁1师、铁5师和铁7师完成。陕西省共有两届25800名初中毕业学生作为知青上山下乡的一种形式,参加三线建设修建襄渝铁路,其中女学生5129名。25800名学生共编为141个连队,其中女子连队26个,配属于铁2师、铁10师和铁11师,后来有几个连队改属了铁1师。学生民兵连队当时在襄渝铁路建设工地一般被简称为“学兵连”。 在襄渝铁路即将接轨通车,绝大部分桥隧工程已经完工的情况下,1973年4月,10000名1969级学生民兵退出了三线建设战场,政府给分配了工作。1973年7月,15000名1970级学生民兵退出了三线建设战场,政府给分配了工作。从1970年8月到1973年7月,25000名陕西学生民兵共在襄渝铁路上奋战了将近三年。 大哥所在的部队 高光荣烈士之墓 1970年10月至1978年6月历时7年零7个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第2师参加襄渝铁路建设。2师代号:5752部队,6团为:5806部队,7团为5807部队,8团为5808部队(2师回国后所属8团归建),9团为5809部队,10团为5810部队。 根据大哥生前留下的部队番号,经查阅大量资料对照,大哥生前所在部队为铁2师8团2中队6小队。部队公开的代号是:铁2师为5752部队,8团为5808部队,大哥所在部队的番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5808部队2中队6小队”。 铁2师承担的建设任务是从安康县到紫阳县高滩段的铁路建设,这一段也是襄渝铁路中难度最大、付出的代价最大的一段铁路。不说当时的施工条件怎么样,根本谈不上用技术去修建战备铁路,就是用人力、用铁锤钢钎砸开一条血路。 从安康县至紫阳县高滩段为松散粘性碎石土类,主要分布于汉江、任河、蒿坪河及主要支流两岸斜坡凹槽地带。以全新统冲积、洪积和坡积层为主,粉质粘土、岩屑相混合,粘土与碎石、粘土与岩屑之比为1∶1,厚度一般为2—21m。海拔100——2522米。在降雨作用下山体斜坡凹槽的坡积、残积物遇水极易处于饱和状态,失重后易产生滑坡,加之下伏岩质多为泥质板岩、千枚岩等易滑地层,由于上述原因,松散粘性碎石土类分布地区成为滑坡、泥石流多发地区。 1971年5月27日,大哥和战友们与往常一样,出工清理头一天放炮炸松炸碎的岩石,人们为了工程进度,一早来到工地上,热火朝天,干劲十足的忙活动起来,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意外就在眼前。悬在遂道洞顶的一块巨石猛然滑落下来,砸中了我的大哥。据大哥的战友王华玉讲,石头砸中了大哥的左肋,肋骨当时就断了三根,其中有一根骨头扎穿了大哥的肝叶,血流不止,虽然经过抢救,但还是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大哥和战友王华玉是同村人,又是同一年参军入伍的,关系相当好。 王华玉讲,大哥牺牲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毛主席那句经典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牺牲时还未满23岁。 大哥魂灵的归宿 岚皋县县城 大哥的牺牲,对我们家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因为他是长子,虽然那是一个极其困难的年代,但他是我们这个家的顶梁柱,在于婆婆、父亲和母亲来说,无疑于比房屋塌了还恐怖。 爷爷婆婆心疼的是长孙子,我爷爷去世得早。大哥是婆婆带大的,他是婆婆的一口气。对于大哥的牺牲,我无法用文字表述婆婆那种悲伤的的心情,婆婆当时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她为大哥的牺牲真正是流干了眼泪,头些年,婆婆每天都要嚎啕大哭几场。周围的乡邻乡亲听到婆婆的哭声,也不知不觉的跟着流泪。直到1979年去世,每年都还在哭喊着大哥的名字。 大哥牺牲后,部队的首长到我们家里来了,据说是来的一位团长。 当时,我才8岁,正上小学二年级,山里娃没见过世面,非常胆怯,从门缝里看见了两个解放军,依稀的记得那个团长有点胖,长得白净,讲普通话,还有一个警卫战士。他们亲手把大哥的遗物(主要是部队衣物)交给了我的母亲。 多年以来,我们一家人时时刻刻都在想念大哥,不知道他的尸骨埋在何方。2016年,我通过陕西省安康市民政局提供的线索,找到了岚皋县民政局,了解到了最终安葬当年烈士们的陵园。6月8日,我和六十多岁的姐姐、姐夫乘火车在安康市火车站下车(为双轨电气化铁路,2016年2月将陕西至重庆铁路规划为高铁),临晨4点多,我们换乘个体面包车前往岚皋县。到达岚皋县时天刚亮,我们买了一些早点,边走边打听县民政府局所在地。等到上班后,我们一行3人来到县民政府局优抚股,工作人员问明情况后,给予了热情接待,并安排一名股长和一辆专车,专程送我们3人前往岚皋县革命烈士陵园。 岚皋县革命烈士陵园位于汉江以北大道河镇附近5公里的老庄子革命烈士陵园。始建于1972年,占地面积1亩(墓地),陵园面积不少于10亩,安葬着中国人民解放军5808部队为修建襄渝铁路而献身的21位烈士。2013年,岚皋县委、县政府决定对烈士陵园进行整修,新建了“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在纪念碑的左边修建一灵堂,供当地居民祭奠用,右边修建一个接待大厅,专供接待革命烈士家属前来悼念。 纪念碑的背后,是安葬21位烈士的墓地。21位烈士的坟茔是用黑色大理石镶钦而成,正面立一块黑色大理石碑,上刻一枚红五角星,在五角星的下方刻“某某烈士之墓”。烈士陵园外围用清砖仿古建筑做围墙,陵园的规模不算大,但看起来庄严肃穆、整洁有序、青山环抱、风景优美! 烈士精神光照千秋 岚皋县革命烈士陵园 大哥是在原安康县(现为安康市)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施工中牺牲的,修建这个遂道共牺牲了5位战士。战士们牺牲后,所在部队与当地政府决定就在胶腊坡遂道旁临时安葬,修建了临时坟茔。 襄渝铁路全线通车后,为了纪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人民解放军战士,铁路沿线以县级为单位均修建了烈士陵园,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烈士分别迁入相应的陵园中。 据岚皋县民政局工作人员介绍,2000年以后,由于当时修建的烈士陵园处要修建大型水库,水库建成后要淹没烈士陵园,不得不再次将烈士陵园迁址,这就有了现在的岚皋县大道河镇老庄子革命烈士陵园。 时隔45年之久,我们终于见到了大哥,虽然看到的只是一堆并无任何表情的大理石,但你的音容笑貌一直展现在我们心中。你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是一个威武健壮的解放军战士,是一个孝顺听话的儿子,更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好青年。你为祖国最困难的时候开展的“三线建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你的贡献是了不起的,你的精神永存,你的灵魂永垂不朽! 在襄渝铁路岚皋县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建设中,宜昌地区牺牲了5位战士,其中兴山就有2位,现将碑文记录如下,碑文中的地址有不少笔误,我将大哥的碑文内容予以纠正: 高光荣,男,汉族,湖北省兴山县日阳乡(南阳乡)四村人(堰塘坪村),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二中队六小队战士,一九七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胶腊坡遂道。 李洪兴,男,汉族,湖北省兴山县青龙乡红升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三中队十一小队战士,一九七二年三月三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胶腊坡遂道。 胡国福,男,汉族,湖北省宜昌县黄家冲乡黄家冲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一中队五小队战士,一九七二年六月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胶腊坡遂道。 张望雄,男,汉族,湖北省当阳县前进乡合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三中队十五小队战士,一九七一年八月十六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汉江。 薛心焕,男,汉族,湖北省枝江县民主乡和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一中队一小队给养员,一九七一年十月十二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蓼叶沟。 安息吧,烈士们,历史会记住你们! 兴山县档案局(史志办) 高光荣烈士之胞弟高光成于古夫... Continue Reading →

Article about a Third Front TV show

《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将迎大结局 “三线精神”传承引观众共鸣 2018-09-04 09:34:03 图为电视剧海报。 李晨韵 摄 中新网浙江新闻9月4日电(李晨韵)“万万没想到,有一天我会在电视上追着看造火箭。”这部被“网友”笑称“造火箭”的剧,8月15日在北京卫视播出后,获得主流媒体高度关注。在暑期一众古装大剧的冲击下,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收视表现亮眼,稳居52城收视率前三,最高排名第二,腾讯视频独播点击量不断突破,稳居腾讯电视剧日播排行榜前三。 图为收视率排行。 李晨韵 摄 以正能量突围暑期档 《那些年,我们正年轻》聚焦于新中国成立初期的国防建设事业,围绕“两弹一星”的科研历程讲述了张利军等怀揣理想抱负的年轻人,响应国家号召,从北京、上海等全国各地义无反顾地来到偏远地区,积极投身国防建设的故事。 数据统计,该剧自8月15日在北京卫视品质剧场播出起,收视率便逐步攀升,稳定排名全国前三。这个起源于上世纪60年代的“老故事”,因何能在年轻的暑期档成功突围收割观众,答案由电视剧《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一笔一画亲自写就。 图为电视剧海报。 李晨韵 摄 图为电视剧海报。 李晨韵 摄 年轻气盛的大学生、经验丰富的老工匠、沉着冷静的部队军人,构成了剧中的主要塑造群体。从北京来的大学生张利军,在大学的教室里许下了将火箭送上天的愿望,但在收到去车间当车间主任的调令时,张利军选择了无条件的服从组织,用另一种形式实现心中的梦想。手艺奇绝的老工匠刘连柱,已经办了退休手续,却仍旧愿意去发射场帮忙,他说,“人退休了,我这手艺不是还没退吗,我这心不是还没退吗。”戎马一生的高占武,为了能把基地从一座军营建设成一座成一座真正的科学城,高占武也不得不脱下了自己珍爱的军装。留在历史中的声音,是这一批军人一起左手持军帽,右手握拳,“用我们的生命捍卫我们的国家。” 图为电视剧海报。 李晨韵 摄 “张利军”、“高占武”、“刘连柱”的故事,由出品人马中骏、总制作人铁佛、导演韩晓军、编剧黄鉴、王之理等众位主创人员用细致扎实的功底讲述。正式开拍前,主创人员走访全国各地采风,深入实地了解“两弹城”的历史,“航天人”的故事。从四川绵阳的老基地,到北京某家属院与退休技术员的会面,从中央台新闻电视制片厂、八一厂、中国档案馆、国防工科委的资料馆购买影响资料,主创人员用“实”亲自搭起一座属于“三线建设”的时代镜头,每个人都可以在电视剧中看到真实还原的历史与精神风貌。 属于“航天人”的故事或许并不是每位年轻的电视观众都能够有所共鸣的,但是由剧中体现的将个人理想与国家大义深深捆绑后的牺牲与妥协、将国防建设远远凌驾于个人情感之上的“大我”情怀,成为了每一个年轻观众为此感动落泪的原因。在中国航天官方微信公众号“我们的太空”发表的关于《那些年,我们正年轻》的文章下,“父辈走出哈军工,经过格尔木,落脚在这里,献青春献终身,参与‘争气弹’研制”,“那些年,我们这年轻;现如今,我们正当时。不负韶华好时光,攻关航天献青春”,一条条生动的留言,腾讯视频的弹幕上,“90后前来追剧”、“00后也十分喜爱这部剧”等来自年轻观众的言论,都昭示着这部电视剧不仅让老一辈的观众重拾自己的青春记忆,更让年轻一代观众透过屏幕感受到了流金岁月里的中国梦。《那些年,我们正年轻》也因而成为了一部能让全家人一起围坐在电视机前观看的电视剧。 图为电视剧海报。 李晨韵 摄 以“国防梦”烙印时代精神 比起古装、玄幻、青春等市场常见题材,《那些年,我们正年轻》在市场上则是不折不扣的“非主流”,当观众将目光聚焦在这部“非主流”电视剧上时,“三线精神”的意义在新时代建设时期变得更加宝贵。 “资本家的女儿”陆若文,养尊处优的“大小姐”在崇山峻岭的基地里,找到了自己一生应该追寻的意义,“导弹不成功,火箭不上天,我绝不谈恋爱”,陆若文将祖国大义,远远的凌驾在个人情感之上。 图为电视剧海报。 李晨韵 摄 火箭发射,第一作业组的工作人员需要写好遗书在到岗工作,火箭发射若失败,第一作业组绝无生还可能。“军人的后代”向晴就是在这里义无反顾的走进了第一作业组的工作间。 “用我们的生命捍卫我们的国家”,不是一句留在天空中的血色誓言,而是用青春、理想、生命去践行的人生轨迹。故事已经成为历史,但“三线精神”的时代价值却永不过时。 电视机前,有经历过酒泉卫星发射中心、西昌卫星发射中心的退役老兵感动落泪,有看到了自己爷爷奶奶故事的年轻人拍照发给老人。电视剧唤起的,是属于全体中国人们的共同记忆,更是中国人宝贵的精神财富。 当流金岁月里的中国梦悄然实现,“三线建设”所映照的时代精神更需要每一位年轻人的实践。新时代建设,更需要每一个年轻人对于“三线精神”的传承,这已经成为优秀中华传统文化当代发展的重要组成部分,深深地烙印在中国和中国人的DNA里。(完) [编辑:马牧青] 来源:中新网浙江 Source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