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 tunnel to a factory in Mianyang

“没想到这个隧道都61岁了,我应该开车再去最后走一趟……” 网上传出江油市北部山区逮皇庙隧道将于6月1日永久封闭的消息,网友们纷纷感慨。 记者今天证实,“厚六路”(厚坝镇至六合乡)逮皇庙隧道因使用时间较长,为确保安全,经江油市政府研究决定,对逮皇庙隧道实行永久封闭。 功勋隧道 曾为“三线建设”立大功 记者查阅2000年出版的《江油县志》:“厚六路”早年叫“厚白铁路”,为当年的厚坝钢铁厂(后改为江油钢铁厂二分厂)连接文胜镇白洋洞矿区的专线铁路,于1959年6月建成通车。沿线设有3个车站,实行客货混列。 1962年,江油钢铁厂二分厂停建,“厚白铁路”随之停运。 1965年4月,国家“三线建设”重大项目“西南有色金属制品厂”(后更名为“国营八五七厂”)在文胜镇江村动工兴建,拆除铁路后,利用原有路基改建成水泥路面的专线公路。 而逮皇庙隧道便位于“厚六路”厚坝镇烧坊村与香水村之间,进出口洞门形式为“端墙式”。隧道全长240米,全宽5米,有效路面宽4.5米。 功成身退 历经61载隧道“病痛缠身” 逮皇庙隧道,作为“厚六路”上的咽喉要塞,由于年久失修,加之历次地质灾害影响,该隧道已是“病痛缠身”,交通安全隐患日益严重。 近年来,江油市提出加快建设北部山区旅游环线,为了消除逮皇庙隧道的“肠梗阻”,改建了该路段的绕行线路,而该隧道永久封闭也进入倒计时。 记者这两天赶到逮皇庙隧道,发现仍有来往车辆穿行隧道。 驾驶员刘先生自称时常行驶这条道路,对于隧道的安全隐患他也是深有感触:由于隧道里面实际路面狭窄,无法正常会车;再者,隧道里没有电源照明,路面坑洼不平,通过隧道时一定要开灯谨慎驾驶。正因为如此,外来不熟悉路况的司机往往因大意引发交通事故。 在隧道一端洞门外的公路边,由江油市公安局、市交通运输局和厚坝镇政府联合发布的通告牌十分醒目:逮皇庙隧道,永久封闭,封闭后来往厚六路的车辆和行人从新建的绕行道路通行。 新建竣工的逮皇庙隧道绕行路段为水泥公路,南起厚坝镇烧坊村李家沟,翻越一道山梁,北至该镇香水村香水坝接入“厚六路”。 满满回忆 乡亲赞同隧道永久封闭 66岁的刘福生就住在逮皇庙隧道北端洞门外50米处的土坡下。“记得修这个隧道的时候我才5岁,当年好多工人就住在我家!”刘福生大爷说。 该隧道始建于1958年,是以一条条大条石拱成的,在那个技术落后的年代,筑路工人施工充满艰难险阻。起初,这条铁路跑小火车,既运矿石也搭载乘客,每天往返好几趟,刘福生家附近就有一个招呼站,跟随父母搭火车去厚坝镇上赶场很方便的。 听闻“厚六路”改造提升,将于今年6月1日永久封闭逮皇庙隧道,刘福生说:“目前绕路确实比穿隧道安全些,但这条隧道这么多年给我们生产给老百姓带来便利,确实功劳不小了,我们也将永远记住这条隧道。”(绵阳广播电视台全媒体记者:鲁文林 江油台)

Article on the impact of the Third Front on Jiangyou in Sichuan

三线建设对江油经济社会的深远影响及意义 [江油李白故里网] 日期:2016年9月27日173作者: 来源:放大字体正常缩小关闭   提要: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至70年代末期的三线建设期间,国家在江油境内先后投资建设了中央、四川省和绵阳市属以上国有大中型企业和科研单位40多个,使江油逐步建立起了冶金、能源、机械、建材、化工、纺织、食品等门类为主的工业体系,深刻影响推动了江油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进程,全面促进了江油的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新时期,江油如何充分利用三线建设奠定的坚实基础,抢抓机遇,重返四川经济强市行列,具有重要的现实意义。 历史上,江油是一个典型的农耕地区,自然条件优越,资源丰富,商贸发达,但工业几乎为零。新中国成立后,国家在江油境内投资建设了一批工业企业,初步奠定了建材、冶金、机械制造、电力工业的基础,1956年建成通车的宝成铁路纵贯全境,1958年江油境内大办钢铁遗留下了大量建厂用地、厂房、生活用房和初步形成的交通网络,这些都为三线建设选址江油打下了建材、装备、能源、交通基础。从上世纪60年代中期自70年代末期,江油境内先后建设了中央、四川省和绵阳市属以上国有大中型企业以及科研单位40多个,奠定了坚实的工业基础和强大的国防军工科研优势,把一个偏僻的西北内陆小城建设成了一座初具规模的现代化城市,创造了内陆地区经济发展的奇迹,逐步建立起了冶金、能源、机械、建材、化工、纺织、食品等门类为主的工业体系,成为国家重要的冶金、能源、建材基地,深刻影响推动了江油的政治、经济、文化和社会发展进程,全面促进了江油的经济繁荣和社会进步。上世纪80-90年代,凭借三线建设打下的坚实基础,江油成为全省的工业大县、经济强县,财政收入占绵阳市9个县市区的1/4多,1994年、1995年连续两年成为四川省县级经济综合评价“十强县”。后来,随着三线建设企业的调整、合并、迁移、转产、关闭以及国家政策的调整,江油的经济大幅下滑,被挤出了全省“十强县”。三线建设企业的兴衰直接影响着江油经济社会的发展,由于过分依赖国有大中型企业,在过去的十多年中,江油经济已远远落后于省内许多县市区。面对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良好机遇,如何充分利用三线建设为江油奠定的坚实基础,大力调整产业结构,努力发展县域经济,促进经济社会又好又快发展,具有十分重要的现实意义。 一、 江油三线建设的基本情况   四川省是上世纪60年代中期国家开展大规模三线建设最重要的地区,而江油又是国家在四川省选址布点的重点地区之一,是三线建设的重大受益者之一。三线建设之所以选址布点江油,主要有以下一些因素: (一)自然资源、交通运输条件符合三线建设的布点要求。境内气候温和,水量充沛,粮食、蔬菜等物产丰富;山地、平坝、丘陵地形均有,远离大城市,符合三线建设“靠山、分散、隐蔽”布点的要求;加之宝成铁路纵贯全境111公里和地方公路建设得到很大改善,为国家在江油兴建工业企业,开发利用江油自然资源,提供了优越的交通运输条件。 (二)经济建设的发展为三线建设打下了一定的建材、装备、能源基础。“一五”期间,国家根据江油境内有丰富、优质石灰石矿资源的条件,在明镜乡投资建设了年产水泥70万吨的大型水泥企业——江油水泥厂,并由此带动了地县水泥工业的发展。1958年,随着国家经济建设的迅猛发展,中央和省在江油投资建设了江油钢铁厂、四川矿山机器厂、江油发电厂等工业企业,初步奠定了冶金、机械制造、电力工业的基础,为三线建设打下了一定的建材、装备、能源基础。 (三)1958年江油境内大办钢铁,为三线建设重点建设项目布点江油提供了便利和初步的交通网络。1958年,四川省委、绵阳地委动员组织罗江、遂宁、中江、射洪、三台、江油六县民工29万多人,于当年8月至10月,先后开赴江油西北山区砍树烧炭,凿井采矿,建土炉炼铁。先后在马角、江村、厚坝、小溪坝、劳坪坝、雁门、永平、武都、大康等地建设铁厂,共建33立方米高炉2座,15立方米高炉8座,8立方米高炉4座。省属江油钢铁厂在中坝建设255立方米高炉4座,厚坝分厂建设55立方米高炉1座。由于江油境内铁矿石分布零星、含铁品位低,炼铁成本高,加之农业上出现严重困难,1961、1962年,县境所有铁厂相继停办,职工返乡务农。在大办钢铁期间,因建厂矿和生产需要,江油的城、镇、乡之间的交通网络初步形成,一些厂矿修建了一定数量的厂矿自用公路,特别是部分停办厂矿留下了大量的建厂用地、厂房和生活用房。这些都为国家最终选址在江油建设特殊钢生产企业奠定了基础。 江油的三线建设从1964年开始到1978年基本完成,13年间,国家、四川省、绵阳地区选址在江油境内新建、扩建的企业主要有: 冶金:长城钢厂总部及一、二、三、四分厂、涪江钢铁厂、西南金属制品厂 电力:江油发电厂 建材:江油水泥厂、马角水泥厂、绵阳地区水泥制品厂、东兴机砖厂、七O砂厂 机械:四川矿山机器制造厂 石油:川西北石油矿区 科研:六二四研究所、九O九地质大队 化工:四川农药厂(江油钛厂)、马角磷肥厂、雁门硫铁矿 食品:江油茶厂 物资储备:四三八处、二五五处 交通:成铁马角机务段 上述企业基本项目建设总投资约15亿元,为江油奠定了坚实的工业基础和强大的国防军工科研优势,极大地促进了江油工业的发展。仅以1963年和1980年江油县工业总产值统计为例:1963年,中央、省、绵阳地区所属企业工业总产值为510.12万元,县属企业工业总产值为676.2万元。1980年,中央、省、绵阳地区所属企业工业总产值为43714.24万元,是1963年的86倍,而当年县属企业工业总产值为3484万元,也比1963年增长了5倍。 二、三线建设对江油的深远影响和意义   三线建设不仅为江油奠定了坚实的工业基础和强大的国防军工科研优势,大大促进了江油的经济发展,而且极大地改善了江油的基础设施,推动了城镇化发展进程,促进了社会各项事业全面发展。 (一)促进了工业结构的根本性改变,现代化工业体系初具规模 1949年,江油境内有私营工业企业65家,工人457名,生产生铁、原煤、火砖、青瓦、铁锅、日用陶瓷、轻革、重革,机制纸和纸板及原料、皮鞋、布鞋、棉布、食用植物油等。另有家庭作坊式手工业企业1228家,3000多人,从事造纸、印刷、调料、粮食、食油、糖果、白酒、丝烟、棉线、棉布、服装、铁木农具和鞭炮香蜡加工生产,产品涉及纺织、缝纫、机械、建材、化工、冶金等20多个行业,年产值仅161万元(1957年价),仅占工农业总产值的4.9%。解放后,通过公私合营和社会主义集体化改造,先后新建了一批工业企业。“一五”末期,全县共有地方国营工厂7个,职工1041人,年产值1447万元。1960年,全县工业企业增加到190家,总产值2457.16万元,占工农业总产值的32.37%。1966年,全县工业企业增加到285家,年工业总产值达7225.23万元。1976年,全县工业企业142个,工业总产值19365.52万元,其中县属工业总产值1365万元。1980年,全县有全民、集体工业企业287个,工业总产值53656万元,其中县属工业总产值8620万元。1987年,全县工业企业增至464个,形成以冶金、能源、建材、化工、机械、轻纺为主的现代工业体系,工业总产值达117098万元(1980年价),占当年全县工农业总产值的84%,是1949年工业产值的171倍,其中县属工业产值31522万元。 三线建设使江油从一个传统的农业大县转变为工业大县,重工业从无到有,并由此带动了一大批县属工业的发展,建成了以钢材、建材、能源和机械工业为“四大支柱”,轻纺、化工、食品等10大门类45个主要品种,全面发展的新兴现代工业城市,为江油的经济发展打下了坚实的基础。 (二)促进了交通建设和运输的发展,基础设施得到极大改善 依托既有的交通基础,为大力支援三线建设,江油的交通建设和运输业在上世纪60-80年代得到迅猛发展,一大批基础设施得到极大改善,有力地推动了江油经济的发展。 1.公路建设 1949年,江油境内仅有27条区、乡小道,县内公路总长31.5公里。截至1987年,全县有省道公路4条67公里,县道公路6条126.8公里,乡公路6条374.2公里,村道公路201条1255.7公里,厂矿专用公路12条87.7公里。 1958-1987年间,在总长87. 7公里的12条厂矿专用公路上,共建有10座公路桥,总长342米。 2.铁路建设 1952年7月,宝成铁路开始动工修筑,路经江油县境内7个区、15个乡和彰明县境内3个区、5个乡。1954年5月1日,绵阳至中坝段通车。1955年元旦,中坝至广元段通车。宝成铁路改道工程于1970年7月完工,改线后宝成铁路在江油县境内全长111.379公里,从南到北有龙凤场、彰明、三合、中坝、老坪坝、双河口、报恩寺、小溪坝、厚坝、二郎庙、马角坝、大炉山、斑竹园、马鞍塘等14个火车站。1967年3月,宝成铁路广元至绵阳段实施电气化建设,1970年10月竣工交付使用,改用电力机车牵引运行,速度比原蒸汽机车牵引提高27%,提高了宝成铁路的运输能力。1996年7月,宝成复线电气化建设及既有线电气化改造工程正式开工。1998年11月,宝成铁路广元至江油162公里复线电气化开通。建成后的宝成线的年运输能力增加到4000万吨以上。 截至1987年底,全县共有厂矿专用铁路18条,总长75.87公里,均与宝成铁路干线相接。 3.厂矿专用变电站 江油境内转供县属地方负荷的有长钢总厂变电站、长钢四分厂第三变电站、四川矿山机器厂变电站、长钢二分厂变电站、雁门硫铁矿变电站、成都铁路局四里沟变电站。至1985年止,县境内建有220千伏高压输电线路56.118公里,110千伏高压输电线路151.14公里,宝成铁路电气机车高压接触网线路114公里。全县共有各类电压等级的变电站25个,属于工矿企业专用变电站有19个,主变压器30台,属于国家电网管理的公用变电站6个,主变压器13台。 (三) 促进了教育卫生文化科技事业的发展 随着三线建设的全面展开,从华东、华中、东北等地迁来大量人口,江油境内人口急剧增加,仅1964-1966年,全县人口迁入净增57895人,占1966年全县总人口的9.98%。为解决职工的子女教育、医疗、生活及文化娱乐等问题,各单位修建了众多的职工子弟学校、幼儿园、医院、商店、剧场影院等设施,开展了丰富多彩的文化体育活动,加之大批工程技术人员、科研人员、先进技术和设备的引进,这些都极大地推动和促进了江油教育卫生文化科技事业的发展。 1.中小学教育 江油境内的厂矿企业创办职工子弟学校始于1956年成都铁路局马角坝机务段创办的职工子弟学校,学校开设有6个小学班,有小学生120人,教职工11人。至“文化大革命”前,先后创办了建材部江油水泥厂职工子弟学校,四川省江油发电厂职工子弟学校,四川省江油矿山机器厂职工子弟学校,冶金部长城钢厂一分厂、二分厂两所职工子弟学校,核工业部八五七厂职工子弟学校。1968年至1985年,先后又创办了长城钢厂三分厂和四分厂两所职工子弟学校,四川省雁门硫铁矿职工子弟学校、四川省江油钛厂职工子弟学校、航空部六二四所职工子弟学校、川西北石油矿区指挥部职工子弟学校、绵阳地区涪江钢铁厂职工子弟学校。至1985年底,江油境内共有地属以上厂矿职工子弟学校14所,小学班222个,有小学生9466人,小学教职工474人。创办的职工子弟中学有高完中10所,初中4所。 2.中等职业学校 有冶金厅办的江油钢铁工业学校,建设厅办的江油建材工业学校,气象局办的省气象学校(后改为西南气象学校)。此外,还有省、地以上厂矿所办的技工学校,如长钢技校、矿机技校等。 3.工矿企业医疗机构 1966年,县境内有工矿企业职工医院6所,医疗所或医务室34个,病床421张,医务人员578人,为本企业和家属服务。70年代后期,随着工业的发展,职工医疗单位相应增加。1987年,县境内工矿企业和科研单位有职工医院13个,职业病防治所1个,防疫站1个,卫生所或门诊部64个,保健室或医务室22个,共有医务人员1479人,设有病床967张,当年总诊疗173.69万人次。 (三) 促进了城镇化进程和第三产业的发展 江油境内的三线建设单位遍布全县80%以上的区、镇、乡,从三线建设辐射的角度看,三线建设给江油带来的不仅是工业实力的增长,而且还极大地带动了江油的地方经济,包括农业、商业以及其他社会事业的发展。全县城镇人口占总人口的比例由1957年的10.15%提高到1987年的20.64%,县城建成区面积由1957年的4平方公里增加到1987年的10平方公里,建制乡镇发展到11个,城镇化进程大大加快。三线建设单位有相当一部分远离城市,分散在边远的山区,这些单位给当地带去了新知识、新技术,为当地提供了更多的就业场所,拉动了消费,扩大了商品市场,促进了第三产业的发展。 三、三线建设的成就是实现江油经济社会发展新跨越的坚实基础   三线建设极大地加强了江油的基础设施和生产力,促进了江油经济社会的发展。西部大开发是国家继“一五”和三线建设之后,生产力布局第三次向西部推进,江油要实现重返四川省经济“十强县”的目标,必须抓住深入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学习实践科学发展观温家宝总理联系点和灾后重建、灾后发展等诸多良机,充分利用三线建设奠定的坚实工业基础,大力实施“工业强市”战略,大力调整产业结构,全面加强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和生态文明建设,不断提高综合竞争力和可持续发展能力,努力实现经济社会发展新跨越。 (一)奋力推进新型工业化发展,着力打造中国西部“特钢新城”,提升江油经济实力 工业是江油的立市之基、强市之本。2010年4月,在温家宝总理的关心支持下,国家发改委正式核准攀长钢灾后重建项目。“特钢新城”成为江油“工业强市”战略的强力支柱,使江油搭上了新一轮西部大开发的头班车。“十二五”期间,江油必须坚持走新型工业化发展道路,围绕攀长钢重建打造中国西部“特钢新城”,发展特钢、装备制造、建材、能源化工、医药食品和新兴产业六大支柱产业。到2015年,全市规模以上工业总产值要突破500亿元,规模工业企业达到220户;全市实现地区生产总值超过380亿元;人均地区生产总值超过4万元;财政总收入突破50亿元,社会保障能力进一步提升;全社会固定资产投资超过600亿元,发展活力极大增强;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突破200亿元,群众购买力显著提升。 (二)建设50万人口中等城市,现代化城市建设取得新成效... Continue Reading →

Article on Ningxia’s Small Third Front

宁夏的三线建设 来源:宁夏党史学习教育网 时间:2020-03-11   三线建设是我国在1964年至1978年间展开的延续时间最长、规模最为宏大的一次工业体系建设。简单地说,就是在以四川为中心的广大西南地区建立相对全国独立的、“小而全”的国民经济体系、工业生产体系、资源能源体系、军工制造体系、交通通信体系、科技研发体系和战略储备体系。由于地理和历史的原因,当时中国70%的工业分布于东北和沿海地区,一旦战争开始,中国的工业将很快陷入瘫痪。为了抗御外敌,毛泽东提出三线建设的战略构想:把全国划分为前线、中间地带和战略后方,分别简称为一线、二线和大三线。按照中国军事经济地理区划,沿海地区是第一线,包括沿海和边疆省区,如北京、上海、天津、辽宁、黑龙江、吉林、新疆、西藏、内蒙古、山东、江苏、浙江、福建、广东等。三线则是指长城以南、广东省韶关以北、京广铁路以西、甘肃乌鞘岭以东的广大地区,包括四川、贵州、云南、陕西、甘肃、宁夏、青海7个省区及山西、河北、河南、湖南、湖北、广西等省区靠内地的一部分,共涉及13个省区。四川、云南、贵州及湘西、鄂西为西南三线,陕、甘、宁、青及豫西、晋西为西北三线。相对于西北、西南的大三线,中部及沿海地区腹地称小三线。用今天的概念来说,它基本上是指不包括新疆、西藏和内蒙古在内的中国中西部。介于一、三线地区之间地带,就是二线地区。 20世纪60年代初,面对两个超级大国加紧对中国进行军事威胁的国际形势,党和国家十分重视把经济工作中的战备问题摆上重要议事日程。中共中央于1964年5月15日—6月17日在北京召开工作会议,中心议题之一就是研究经济工作中的三线建设问题。从1964年秋冬开始,全国上下广泛深入地进行了三线建设的动员和部署,实际上又开始了新形势下对国民经济的再次大调整。根据全面部署,国家决定对一、二线建设采取“停” “缩”“搬”“分”“帮”的方针,即:停建一切新开工项目。压缩在建项目,将部分企事业单位全部搬迁到三线地区,把一些企事业单位中分出的部分力量转移到三线地区,从技术力量和设备等方面对三线企业实行对口帮助,较大规模的三线建设全面开始。“三线”地区是全国的战略大后方,宁夏属于三线地区。 针对宁夏经历了1954年省建制撤销和1958年自治区成立的较大区划变动、工业基础十分薄弱的现状,国家在调整全国工业建设布局中,国务院有关部门决定在宁夏安排一批列入三线建设范围的重点建设项目,从1965年初开始,由沿海和内地陆续向宁夏整体搬迁或合并创建了一批大中型工业企业。这批迁建企业,在迁出省、市党政领导机关和宁夏回族自治区党政领导机关的密切配合下,建设项目商定、迁出职工动员、人员设备接送、迁建企业动工等方面都进行得较为顺利,许多企业创造了当年破土动工、当年基本建成的工业建设新速度,受到了国家有关部委和宁夏回族自治区的表彰。1965年下半年,三线建设中一批被列为国家或国务院有关部委重点企业的大中型骨干企业,在宁夏各地陆续建成投产。其中包括:7月1日,由石家庄拖拉机配件厂迁建的以生产拖拉机、内燃机、汽油机活塞和活塞环为主的吴忠配件厂,在吴忠县建成投产;10月1日,由北京仪器厂迁建的以生产电子式万能拉力试验机、机械式万能拉力试验机、扭转试验机等为主的青山试验机厂,在青铜峡县建成投产;10月25日,由大连机床厂迁建的以生产数控车床、仿形车床、组合车床、铣端面钻中心孔机床等为主的长城机床厂,在银川建成投产;11月15日,由大连起重机器厂迁建的以生产起重机、减速器等为主的银川起重机机器厂,在银川建成投产;12月1日,由沈阳中捷人民友谊厂迁建的以生产方柱立式钻床、珩磨机床等为主的大河机床厂,在中卫县建成投产;12月31日,由青岛橡胶二厂和沈阳第三橡胶厂部分合并迁建的以生产载重汽车轮胎、轻卡汽车轮胎、轿车轮胎、航空轮胎、子午线轮胎、农用轮胎及航空轮胎翻新等的银川橡胶厂,在银川基本建成投产;年底,由北京有色金属研究总院435室、436室、215室合并迁建的全国最大的钽、铌、铍生产科研基地和全国唯一的铍材料研究中心的宁夏有色金属冶炼厂(又称西北稀有金属材料研究院),在石嘴山市大武口建成投产。1966年初,又有两家重点企业建成投产:2月,由大连仪表厂迁建的以生产插入式、圆环式涡流流量计等流量、压力类仪表为主的银河仪表厂,在银川建成投产;3月30日,由上海自动化仪表七厂迁建的国内规模最大的调节阀生产厂家的吴忠仪表厂,在吴忠县建成投产。 1969年,随着中断了两年的全国计划工作恢复,第三个五年计划的执行又被提上了议事日程。在此形势下,因“文化大革命”停止的三线建设又继续进行。1969年9月12日,由沈阳中捷人民友谊厂迁建的以生产全国主要机床厂所需机床铸件为主的长城机床铸造厂,在银川建成投产;10月1日,由辽宁瓦房店轴承厂迁建的以生产广泛用于铁路、石油、化工、冶金等行业所需各类轴承为主的西北轴承厂,在平罗县大水沟基本建成投产;同日,由天津红旗仪器厂迁建的以生产硬度计、冲击试验机、蠕变及持久强度试验机、包装容器试验机等为主的吴忠微型试验仪器厂,在吴忠县建成投产;1970年4月10日,由山东732迁建的以生产军用配套设备等为主的兴庆机器厂,在银川建成投产;9月15日,分别由张家口煤矿机械厂、淮南煤矿机械厂、抚顺煤矿机械厂迁建的以生产综采普采刮板机、车载机、破碎机、皮带机、洗选设备、矿井专用设备、各类防爆电机等为主的西北煤矿机械一厂、二厂、三厂,在石嘴山市大武口建成投产(1973年成立西北煤矿机械总厂后统一领导);1976年10月1日,由吉林省524厂等迁建的清河机械厂,在固原县建成投产。按照原定计划,有一批沿海和内地的大中型工业企业陆续迁建宁夏,后因“文化大革命”被迫中止。三线建设中陆续建成投产的企业,为宁夏填补工业空白、改善工业布局、壮大工业基础、增强经济实力,作出了重大贡献,为宁夏改革开放和社会主义现代化建设的大发展奠定了重要的基础条件,极大地增强了自治区成立之初的工业基础和经济实力。 Source

Anhui’s Small Third Front

1964年至1980年,我国中西部三线地区进行大规模的军工企业建设,400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上万的农民,来到大山深处,建起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被称为“三线厂”。在安徽的大别山深处也不例外,建立了很多这样的军工企业,仅仅安徽霍山诸佛庵镇就建了四座军工厂。 上世纪7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期,伴随着国家体制改革,大部分三线厂迁出。如今大山深处的这些三线厂旧址依然存在,破败的厂房、岌岌可危的宿舍……然而随着乡村旅游的发展,这些破败的三线厂重新焕发生机。今天小编带你看看这些曾经繁华和热闹的三线厂。图为当地被称为安徽竹乡,闲置的老厂房一度被当地人用来办厂加工竹制品。 从霍山县城向西越过黑石渡大桥9公里左右,便到了诸佛庵镇。诸佛庵,这个深藏在大别山区的小镇,上世纪60年代曾经云集了皖西机械厂、红星机械厂、江北机械厂、皖西化工厂四座军工厂,诸佛庵也因此成为当地著名的“小上海”和当地“最大城市”。图为三线厂里留守的妇女和孩子。 今日的诸佛庵并没有因为这些军工厂的撤离而衰落,依然是当地除了县城外最热闹的集镇之一。穿过镇区越过一座小桥不远,一股沧桑气息迎面而来,这里便是原来红星机械厂的旧址。青砖厂房和红砖宿舍分布在道路两边,不过早已经没有了隆隆的机声和上班的人群。图为红星机械厂旧址。 63岁的江殿传躺在家里的躺椅上休息,站在自家的三楼上,就可以眺望红星机械厂的整个宿舍区和礼堂,“宿舍都已经卖给当地的农民居住了,大礼堂破败不堪,前厅都已经垮塌了。”江殿传说,他自家的房子原来也是红星厂的房子,红星厂撤离后成为村委会的办公楼,他后来从村委会买过来的。图为63岁的江殿传的家原来也属于红星机械厂,后来做了村部,村部搬迁后被他买了下来。 关于红星机械厂的记忆,江殿传印象深刻,那时他才十几岁,后来差点还成了工厂的工人,因为自己条件不够,才没有进厂。自己原来的很多同村人都进了红星厂当了工人,撤离后也都随厂去了合肥工作,那时他特别的羡慕。“现在他们也都退休了,偶尔还回来看看。”图为三线厂旧厂房里的竹炭厂。 在江殿传的印象中,红星机械厂还是给村子带来了不少的变化,比如在门口就可以逛商店,在门口就可以看到电影,还有解放牌汽车……只是上世纪90年代初,红星机械厂彻底搬走后,留下了这些空空的车间和已经有些破旧的宿舍,一切似乎又回到从前。图为红星机械厂厂房内,一名打工的工人住在厂中。 唯一令村里人欣慰的是,当厂搬走后,他们可以“占用”工人的宿舍,体验一番“工人的生活”,其他啥也没有留下。图为当地居民见证了三线厂从兴起到衰落,他们中很多有机会成为工人。 没有接受过什么教育的江殿传至今都不能完全明白,当年为什么轰轰烈烈地将厂建到自家大门口,二十几年后又搬走,只是从人们的谈论中略知一二。不仅仅是江殿传,现在更多40岁以下年轻人更是无法了解这段往事。图为虽然已经和破败不堪,但成片的住宅楼和厂房还是可以看出当年红星机械厂的辉煌。 在上世纪六十年代,为了国家经济建设安全,国家提出了三线建设的决策,将沿海地区众多的企业、重点高校、科研院所转移到四川、贵州、云南等地。数百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当地成千上万的农民,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号召下,来到深山峡谷、大漠荒野,风餐露宿、肩扛人挑,建起了1100多个大中型工矿企业、科研单位和大专院校,被称为“三线厂”。图为一个男孩穿过三线厂旧址。 1964年9月,中共中央华东局决定在安徽省大别山区建成一批生产步兵轻武器的工厂。霍山便在其中。在1965-1967年短短三年里先后在诸佛庵、与儿街、东西溪、落儿岭四乡镇深山中建成了红星机械厂、皖西机械厂、淮海机械厂、江南机械厂、江北机械厂、淮河机械厂、皖西化工厂、东风机械厂和皖西医院等九家三线厂。图为一个村民向锅炉里添加竹屑,这些老的厂房给当地村民带来很多就业机会。 早期工厂的行管、技术干部和关键工种技术工人都是从南京、合肥、徐州、上海、重庆等城市的有关工厂调配,一般工种是从本县退伍军人和知识青年中招收。图为江北机械厂的一个老厂房内,一名工人在加工子弹包装箱,这是这里唯一与军工还有一点联系的企业。 然而,好景不长,从上世纪70年代末期到90年代初期,国家体制改革,大部分三线厂经历改革合并重组,也有很多三线厂迁入就近的城市,霍山的三线厂就外迁到合肥、蚌埠等地,工人也回到城市。图为在江北机械厂的宿舍区居住的老人。 同样荒废的不仅仅是红星机械厂,还有皖西机械厂、江北机械厂。除了少数车间被利用来做竹制品加工厂、竹炭厂,少量宿舍被当地农民寄居,残垣断壁、杂草丛生几乎是这里共同的景象。图为红星机械厂的车间被用来加工竹炭后,窗户上粘满厚厚的灰尘。 出诸佛庵镇两三公里便是皖西机械厂旧址,看着破败的宿舍区和厂房,无法想象这里曾经是生产迫击炮弹的军工厂。 81岁的张朝本和老伴就居住在皖西厂的一栋宿舍楼里一楼,在皖西厂撤离后,这些宿舍楼就闲置了下来。几年前,张朝本家在一场洪水中倒塌了,无处可去,就搬到了这里。“家里啥都没落下。在这里居住也是没有办法。”张朝本说。由于房屋破损严重,尽管房屋空置着,寄居的居民并不多,张朝本老人这一栋楼也只有两户人家。 同样住在皖西厂废旧宿舍里的还有刘理强和陈继霞老夫妻,一排三层楼的红砖宿舍里,四个单元二十多户,因为破损,也仅仅住了三户人家。这栋楼的三楼的房屋房屋损毁严重,地面积水严重,二楼也被老人用来养鸡。“房屋产权都是公家的,自己没有打招呼就进来住了。” 刘理强说,“自家没有房子,在这里也是过渡。”图为70岁的刘理强和另外两户人家独守在皖西机械厂的一栋三层宿舍楼。 与张朝本和刘理强老人相比,地处峡谷深处的皖西化工厂的寄居客汪发勇老人的命运似乎要好一些。现在自己居住的楼上楼下房子是皖西化工厂撤离后,自己买回来的,现在属于自己,虽然房子陈旧,好在有人居住,至少目前还能够坚持。图为皖西化工厂老宿舍里,一个老人在轮椅上熟睡。 62岁的汪发勇在皖西化工厂所在的仙人冲土生土长,上世纪60年代初,皖西化工厂建设的时候,全家被搬到山的另一边居住,一住就是三十多年,生活很不方便。直到上世纪90年代初,皖西化工厂撤离后,仙人冲重归宁静,汪发勇和一些搬出去的村民从镇里花钱买了皖西化工厂的废弃的宿舍,重新回到老家开始新生活。 2015年初,伴随着诸佛庵镇政府将皖西化工厂的老厂房和宿舍改造成画家村的项目启动,打破了仙人冲的宁静。画家们入住后的大别山三线厂会是啥样子?三线厂会迎来新的春天吗?明天小编跟你继续探访。图为2018年10月7日,三线厂旧址被打造成军工博物馆,一个几层楼高的炮弹竖立在旧址上。(本组图片拍摄于2015年4月至2018年10月)江雨文/图原创作品,未经授权,严禁任何形式转载,侵权必究! Source

Interview with a Liupanshui family from Jilin

人物故事 青年时代的汤群和妻子陈冬梅。 (贵州三线建设博物馆供图) 淅淅沥沥的小雨中,汤老举着一把黑伞等在雨中,身姿笔挺,面容祥和。 “我们到盘县的第一天,也是下着这样的小雨。” 1966年,刚满20岁的汤群和其他167名同学一起,耗时近20天,搭乘绿皮火车、大卡车,辗转成都、贵阳、安顺、沾益等地,终于抵达盘县。 “当时是住在一个很小的集镇上。那里的百姓都住在用茅草搭起的小屋里,四面透风,里面空荡荡,只有屋中央用石头垒的一个小火堆,烤土豆是他们的主要口粮。一家人没有完整像样的衣服,只有一条裤子,谁出门谁穿。” 眼前的一切让刚从学校毕业的汤群有些吃惊,但他没有退缩,反而坚定了留下来的信心和决心。 之后3年,经历了“工改兵”的汤群,和战友们靠着人背马驮,将成吨成吨的高压线架在了盘县的崇山峻岭间,为三线建设奉献了全部的青春和热血。 第一次与煤矿结缘,是在1972年担任水城矿务局老鹰山选煤厂团委书记后。 “那个时候,我会定期组织选煤厂的团员到老鹰山矿井下支援高采。不仅出工出力,也为了让团员了解井下工作的辛苦、危险,从而更好地做好自己的工作。” 从选煤厂到矿区,从地面到井下,日月更替,时间很快来到了1978年。 那一年,新生的“六盘水市”三线建设主要工业建设项目相继建成投产,全市煤炭730万吨、洗精煤186万吨、钢铁25万吨、发电量4.2亿度,工业总产值3.95亿元,基本形成了以煤炭工业为主体,包括冶金、电力、建材、机械制造工业在内的综合性战略后方基地。 生活的城市改了名,汤群定期下井的习惯却一直没变,直到1983年。 “全身十二处骨折,盆骨都碎了。从表面上看只有些轻微擦伤,血压却一直在下降。”。提起汤老在井下的那次事故,妻子陈冬梅仍心有余悸。 “当时想着三线建设还没结束,我可不能倒下。”汤群说。在妻子的悉心照料下,他渐渐恢复了健康。 “你看,这是我受伤后的第二年,也就是1984年,在听新闻的时候,让我老伴帮我记录的。” 在已经泛黄的笔记本上,是陈冬梅娟秀的字迹—— 六盘水市年产原煤2160万吨、生铁100万吨、钢60万吨、钢材55万吨、电力装机100万千瓦、水泥120万吨。 下不了井,汤群的心却从未与井下断了联系。 合上手中的笔记本、老相册,再抬头看看头发花白的二老,岁月仿佛刻刀一般,在他们脸上留下了深深浅浅的痕迹,但三线的精神却让眼神矍铄充满了生气。 汤群向记者展示老照片。 六盘水,我想对你说 (讲述人:汤群 陈冬梅) 50多年来,六盘水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从一片荒芜,到高楼林立。如今,更是由“江南煤都”向“中国凉都”成功转型,成为一座名副其实的旅游城市。 作为第一代“三线人”,我们退休不褪色,会把“艰苦创业、勇于创新、团结协作、无私奉献”的三线建设精神传承下去,用我们的余热让三线建设精神永放光芒。 “三线”第二代:开发新能源产业 做足煤 人物故事 “这是国内首座含氧煤层气液化提纯制LNG(液化天然气)工业化项目,是盘江煤层气公司化解煤炭产能过剩,实现转型发展的重要举措之一。”山脚树煤矿瓦斯液化提纯厂厂长刁玉侃侃而谈。 除了“厂长”,刁玉还有另一个身份——“三线后代”。 “我的父亲是1966年跟随三线建设的大队伍从吉林玖台到六盘水来的。那一年22岁,刚刚中专毕业,借了一双鞋来报到的。你们路上经过的那个老屋脊火车站,都是父亲和同事一起建起来的。” 虽然说着一口纯正的普通话,刁玉却算是土生土长的六盘水人。 “我就是在老屋脊矿上的医院出生的,小时候也是在矿上玩耍着长大的。跟吉林老家比起来,这里更像我的家。” 2007年,大学毕业后的刁玉成为盘江矿务局响水煤矿洗煤厂的一名钳工,负责设备维修、维护。 2016年1月,山脚树煤矿瓦斯液化提纯项目开工建设,年轻的刁玉被任命为厂长。 “从煤矿抽采出来的甲烷浓度30%及以上的瓦斯,采用国内最先进深冷提纯工艺,对瓦斯预处理后进入压缩机压缩水冷,经脱碳处理脱除原料气中的酸性气体,然后送至纯化工序,脱除原料气中的水分和粉尘后,通过低温精馏液化分离,制成甲烷浓度达99%的LNG产品。” 说起这个自己亲手“带大的孩子”,刁玉与父亲有同样的感受:“通过自己的努力,看着项目从无到有,很有成就感。” 因为身体原因,父亲无法亲临现场看看儿子亲手建立起来的煤炭综合利用项目,却会一遍遍让儿子详细描述项目进展、现状,然后不住称赞:“六盘水发展得太快了,现在的政策也好,大家观念也转变了,除了金山银山,更要绿水青山。” “多亏你们当年一锄一镐打好了基础,才有现在煤炭衍生产业的成功落地。我们会把三线精神传承下去,做一块到哪里都能发光发热的煤炭。”刁玉说。 工作中的刁玉。 六盘水,我想对你说 (讲述人:刁玉) 作为煤炭衍生行业的从业者,我很庆幸自己能为六盘水的转型发展贡献一己之力;作为“三线第二代”,我也早已把这里当成了家,我会把父亲传承给我的三线精神传递下去,并且融入工作中,让三线精神的“星星之火不灭”。 “三线”第三代:投身新兴产业 不唯煤 人物故事 年轻、干练、漂亮,是贵州岚腾旅行社总经理胡宸衣给记者的第一印象。 “我应该算是第三代‘三线人’了。六几年的时候,我的爷爷奶奶从毕节来到了当时的水城特区。先是修铁路,然后又到了水城矿务局的汪家寨煤矿,成为煤矿工人。”。 2011年,从桂林旅游学院旅游管理专业毕业的胡宸衣回到六盘水。 作为“三线”后代,听爷爷讲当年的“三线”故事,是胡宸衣小时候最喜爱的事。 “我爷爷说,那些年修铁路的时候,一天只有一个馒头、一瓶水,大家都是扎紧裤腰带干活。虽然很多时候都饿着肚子,却干劲十足。” 胡宸衣的爷爷辈们修建,便是被后人所熟知的贵昆铁路。 1964年10月,铁道部批准成立西南铁路建设总指挥部工地指挥部,贵昆线六枝至梅花山段,由西南铁路工程局,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7659、8506、8700部队和煤炭部调集的黑龙江、辽宁、四川、京西支铁大队负责施工。 与此同时,为适应六盘水三线建设的需要,本着城乡结合、工农结合,利于生产、方便生活的原则,农业支援煤炭系统劳动力、矿区支援农业安装水泵和提供电力,改善农业生产条件,大家互帮互助,你追我赶,都不想在这场“三线大比武”中掉链子。 “说来也真是巧,我毕业后带的第一个旅行团,就是曾经在六盘水奋斗过的三线老前辈。他们是从南京过来的,当时带着他们参观三线建设博物馆,老人们都是眼含热泪的边走边看。他们看的是文字、图片、老物件,回忆的是他们的青春和挥洒热血的年华。” 作为从事旅游行业的新一代“三线人”,胡宸衣还常常兼职“三线代言人”。 “带着旅客参观我们的‘三线特色街区’、‘三线博物馆’的时候,都会给他们介绍三线建设的历史、背景、对六盘水这座城市的意义,给他们介绍三线精神,讲述我爷爷他们那辈人曾经的故事。”... Continue Reading →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