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ng Xiaoping inspects the Guiyang-Kunming Railroad in 1965

1965年冬天的故事——邓小平为六盘水绘制建 来源:中国六盘水网—六盘水日报 1965年11 月23 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中)在六枝视察贵昆铁路关寨站, 事后题写站名。 单兰山/ 摄   余祖海 时间倒回半个世纪前的一个冬天。那是1965年11月22日至12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务院副总理邓小平视察贵州及六盘水三线建设,并在昆明主持召开会议。这半个月,小平同志多次对六盘水的建设发展作出重要指示。从政区建制到项目安排,从建设投资到选址定点,小平同志有着总揽全局,一锤定音的战略决策作用。可以说,六盘水市,是在邓小平西南三线建设战略思想下催生的,小平同志为六盘水的建设发展绘制了一张宏伟蓝图。 一锤定音:“要大不要小” 1964年7月下旬至8月上旬,中共中央西南局和国家计划委员会在四川西昌召开三线建设规划会(史称西昌会议),会议决定建设以六、盘、水为中心的煤炭基地。此时的六枝、盘县、水城分别隶属安顺地区、兴义地区、毕节地区。经中央批准,1965年1月1日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在六枝成立。六、盘、水三县分别划出10来个公社成立六、盘、水三个矿区。1965年8月31日,贵州省人委向国务院呈报《关于建立六枝、水城矿区的报告》提出六枝、水城两矿区设立相当于省辖市一级的人民委员会(简称人委),直属省人委领导。国务院未批,但因会战急于上马,六枝、盘县、水城三个矿区区长已由省委任命并已到职,而且均是副厅级干部调任的。问题的焦点是设置为地(厅)级还是县(处)级。中共中央西南局书记处书记,西南三线建委第一副主任程子华,贵州省委书记陈璞如、煤炭部常务副部长钟子云曾将上述情况向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薄一波汇报过,未得到答复。正在一筹莫展之际,1965年11月22日,邓小平在夫人卓琳,国务院副总理李富春、薄一波及李井泉、余秋里、程子华、谷牧、吕正操等陪同下,视察贵州三线建设到达贵阳花溪宾馆。11月23日上午,邓小平在宾馆听取了贵州省委第一书记贾启允、省委书记陈璞如的汇报。当谈到电力问题,小平指出:“贵州有煤,搞火电快。这方面要很好地进行规划,搞好综合利用,”“将来贵州一定是大工业区” 。当汇报到六、盘、水三个矿区的级别设置上,是设置为地级还是县级时,邓小平指示:“要大不要小”。明确支持三个矿区为地级。六天后,即11月29日贵州省人委发出《关于成立六枝、水城、盘县矿区政府有关事项的通知》。《通知》说:“经请示国务院同意成立六枝、水城、盘县矿区政府,设立相当于省辖市一级矿区人委。”小平同志回到北京后,1966年2月22日,中共中央,国务院下文“同意设立六枝、盘县、水城三个特区人民委员会,进行政企业合一的试点”,“受煤炭部和省人民委员会的双重领导”,“特区党的工作以部委领导为主,省委领导为辅的双重领导制度”。 1970年12月2日,国务院、中央军委正式批准六盘水为地区一级政权机关,撤销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将六枝、盘县、水城三县和原三个特区合并为六枝、盘县、水城三个特区;成立六盘水军分区和三个特区人武部。1977年7月,党的十届三中全会决定恢复邓小平中共中央副主席,中央军委副主席,国务院副总理等职务。主持国务院日常工作。1978年12月18日,国务院批准将六盘水地区改设为六盘水市,辖六枝、盘县、水城三个特区。 从三个矿区到三个特区,从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到六盘水地区,从六盘水地区再到六盘水市,前后历时14年。这一段政区建制的历史清淅地表明:六盘水市是在邓小平西南三线建设战略思想下和小平同志的特别关注下催生的。 “六盘水煤炭基地很重要” 1965年11月23日下午,小平同志一行从贵阳乘专列到贵昆铁路六枝关寨站工地视察。当时铁路只修通到关寨,小平同志问随行的铁道部长吕正操和铁道兵副司令员郭维城:“什么时候才能全线修通?”吕正操回答:“明年年底。”小平说:“不行!要加快速度,提前建成通车,要把六盘水的煤尽早运到攀枝花,要同帝国主义争时间。”事后,铁道兵和铁二局组织30万建设大军会战贵昆铁路,提前9个月27天于1966年3月4日全线建成通车。小平同志应郭维成请求,题写了“关寨站”三个大字,并以党中央、国务院名义发来贺电。 11月23日晚,小平同志乘坐的专列返回六枝,停靠在东风水库铁路桥上,食宿在列车上。当晚在列车上会见了时任六枝县副县长的三弟徐初(又名邓蜀平)及弟媳谢全碧。 11月24日上午,邓小平一行来到六枝矿区地宗煤矿视察。煤矿刚刚开始掘进,连个像样的喝水歇脚的地方都没有。小平一行在一个未建成的澡堂里与现场施工人员见面,听取了煤炭部副部长钟子云、范文彩,西南煤矿建设指挥部指挥长丁丹等人关于六盘水煤炭基地规划设计的简要汇报。邓小平指出:“看到西南有煤、有铁,我就放心了。不然,建好多工厂也没有用处。六盘水煤炭基地很重要,即能满足西南钢铁和动力用煤,又能支援两广(广东、广西),以减少此煤南调。有煤、有铁,办好西南两个大型联合企业(六盘水、攀枝花)就有希望了。”他提出,北煤不南调。并对六盘水煤炭基地建成后年产4000万吨煤,东调2000万吨,供应攀枝花1000万吨,贵州省留1000万吨的方案给予肯定。指出:“南方的煤炭基地在贵州”。 邓小平又到井口看望一线工人,与站在前面的工人一一握手。当握着劳模周官文的手时,他看到周官文嘴唇干裂,问及原因,周回答:“会战上得急,蔬菜供应不上,有时只能用盐水泡包谷饭吃。”小平立即让秘书与北京有关部部门联系,事后有十几车皮大白菜运到矿区。小平与李井泉、钟子云等站在几根木棒搭成的台子上对工人们说:“毛主席,党中央派我来看望大家。三线建设很重要,希望你们克服一切困难,把三线建设搞好,让毛主席睡好觉。你们现在住的草棚子、油毛毡,以后都要统统拆掉,把矿山建设得更加美好!”随即工人中响起了热烈掌声,经久不息。 “三线无铁是软三线” 11月24日下午,邓小平一行从六枝乘专列回到贵阳。11月25日,乘飞机到成都。30日到达西昌,听取西南钢铁布局汇报。邓小平提出:“原拟设在黔西的钢铁厂以放在盘县为好。” 12月3日,邓小平乘飞机到昆明。12月5日上午,中共中央西南局第一书记、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主任李井泉在昆明震庄迎宾馆主持会议,向邓小平、李富春汇报三线综合调查和选择厂址的情况。会上邓小平强调:“三线无铁是‘软三线’,要坚持建设‘硬三线’的方针,钢铁厂要抓紧建设”。会议提出了钢铁厂的三个建设方案,第三个方案是在第一方案建设攀钢、昆钢的基础上增加建设六盘水地区的钢铁厂。 12月7日上午,邓小平在昆明主持西南钢铁工业发展汇报会议。在听取余秋里汇报时,邓小平不时插话,多次提及六盘水。余秋里说:“总之,1970年西南搞到300万吨钢铁能力;万一来不及,还有泸沽、水城观音山和云南罗茨的铁矿可吃。”邓小平说:“现在重点搞贵州。”余秋里说:“铁是两点:攀枝花和盘县。”邓小平说:“这个比较好,盘县这个点好(指盘县向攀枝花运煤,运回铁矿石,就地建钢铁厂),对向运输这就好了,中心是铁,有了铁就好搞钢了。”余秋里说:“水城铁矿可以就近冶炼,可以搞到50万吨,水城条件好,周围都是煤,就是缺水”。邓小平说:“总之,煤钢联盟,煤钢托拉斯,电也是从煤来的。矿石运出300万吨,而运出的煤也是300万吨。这样对流,运输合理。从地理上讲,条件太好了,最理想。”余秋里说:“煤要加快建设,‘三五’计划六、盘、水三个煤矿建设规模1200万吨,现在看来要搞到2000万吨。以上一共要追加25亿元投资。邓小平说:“如果真正25亿元够了,我们怎么也要把它挤出来。”邓小平强调:“将来可以考虑盘县、水城多搞点火电,快,又用这个地区的煤。”钟子云说:“盘县有个电和运输问题。”邓小平说:“盘县煤到2000万吨时,向何处运?如何运出来?是个大问题,要算算。这对我们的‘三五’规划提出了问题,方针性的问题”,“当然,讲了钢,就有煤的问题,铁路问题,铁路建设标准要搞高些,贵昆在建,成昆1300万吨运量,内昆800万吨,这就很好。”“我看,明年上半年按把这些决策一一定下来。无非是20至25亿投资和设备制造问题”。 邓小平要在六盘水建设煤炭、钢铁、电力、铁路的意见,为六盘水建设成为一个新兴工业城市绘制了一张宏伟蓝图。 12月7日下午,邓小平结束对西南三线建设视察的行程。为了落实昆明会议精神,12月12日至14日,余秋里与国务院8个部门的负责人到盘县考察煤矿并选定盘县钢铁厂的厂址(后未实施),又到水城看了几个煤田和观音山铁矿、水城铁厂。当月,国务院做出建设水城钢铁厂的决定。 根据邓小平的要求,国家计委和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于1966年7月1日至9日在盘县城关镇召开六盘水地区综合规划会议。国家有关部委、云贵两省省委、地委、厅局和六盘水地区有关企业的领导共200多人参会。程子华、彭德怀出席。会议确定“三五”期间国家给六盘水地区共投资27.6亿,包括煤炭、钢铁、电力、建材、邮电、交通在内的多个行业共建27个项目。分为1968年、1970年两个阶段进行规划,1966—1968年投资17亿元,1969—1970投资10.6亿元。 小平同志为六盘水绘制的建设蓝图,给六盘水带来了资金大投入、资源大开发、人员大流入、生产要素大集聚,快速奠定了六盘水的现有支柱产业格局,有效提升了六盘水在贵州和西南地区的经济地位,逐步推进了六盘水作为西南腹地交通枢纽的形成,壮大增强了六盘水农村经济活力和综合经济实力。同时,六盘水给国家也做出了很多贡献,最大贡献是扭转了我国北煤南调的局面,结束了江南没有煤炭输出省的历史,这是中国几千年历史上的第一次。

The itinerary for Deng Xiaoping’s visit to Panzhihua in 1965

我随小平同志视察攀枝花 作者:单兰山   当时我是西南局书记处书记、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一副主任程子华的秘书,多次随程子华到三线建设现场调研,也曾陪同李富春副总理等视察过三线工地。对西南三线的各个厂址和攀枝花周边的地理、地貌以及气候等都很了解,加之我还有一个摄影的业余爱好,所以,在这特定的条件下,经过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和程子华商议,决定派我担任邓小平的随行摄影和记录工作。 1965年11月8日上午  邓小平在李井泉、程子华、吕正操等领导同志的陪同下,在成都双流机场乘苏制伊尔—14专机飞往西昌。当飞机通过大小凉山上空时,颠簸得很厉害,但没有影响首长们的交谈,邓小平问:“凉山地区人民生活怎么样?”李井泉回答:“农业生产比较落后,少数民族生活仍比较困难。四川省政府做了一些救济工作。”我在飞机上想拍首长们交谈的镜头,又一想,拍照会干扰首长的谈话,再说,还没有到视察工地。于是,我就打消了在飞机上拍摄的念头。邓小平对时间抓得很紧,从飞机场乘车就直奔西昌钢铁厂、火车站站址及街头集市考察,经程子华劝说才回到西昌邛海招待所吃午饭。 11月9日早晨 邓小平一行开始“长征”去攀枝花视察工作。途经毛牛山、会里、鱼鲊、拉鲊、永仁、仁和等山村,当汽车行驶到会理白马庙时,邓小平让车停下来,他站在山坡上对大家介绍起红军在长征路上的情形:红军连夜向金沙江急进,一军团抢龙街渡、三军团抢洪门渡、干部团抢皎平渡,五军团殿后掩护一、三军团集中到皎平渡江。毛主席住在白马庙,在这里开会、休息,五天后继续北上。 当汽车行驶在海拔3000米的高山土路上时,有的同志晕车呕吐。但邓小平不顾坐车的劳累,在沿途不断停下车听取程子华、吕正操和杨超汇报1958年“大跃进”下马的相关厂矿的情况。邓小平途中看到少数民族姑娘组成的民工修路队,就走下汽车,十分亲切地询问她们劳动和生活的情况。姑娘们一边仔细听邓小平的询问,一边说着我们不懂的少数民族语言。邓小平对程子华说:“少数民族参加三线建设劳动是一件好事,既解决了三线建设人员不足的问题,又解决了少数民族生活困难的问题。这就是军民大联合共建三线。” 在拉鲊江岸休息时,铁道部部长吕正操向邓小平汇报:“为解决山区老百姓坐火车和运输的困难,在成昆线上建了一些像拉鲊这样的小型火车站。”邓小平高兴地说:“很好嘛!搞铁路建设就是为人民方便。”邓小平一路上兴致勃勃,平易近人,和大家谈笑风生,吃住和大家一样,没有官架子。我印象最深的是,邓小平一路上还不忘记问候我们后勤工作人员,每次吃饭的时候都问工作人员来了没有。记得刚到攀枝花吃晚饭时,我突然听到邓小平高声问:“小摄影师来了没有?”我激动地回答:“到!谢谢首长的关心。”铁道兵副司令郭维城和我是好战友,他和我开玩笑说:“单秘书不简单哟!中共中央总书记都不忘记你这位摄影师,你在小平同志心中挂上了号。” 11月10日下午 当邓小平在李井泉等同志的陪同下,来到金沙江畔冶金指挥部时,指挥部里人山人海,工程技术人员、铁道兵和基建工程兵的官兵们蜂拥而来,顿时欢声四起,掌声如雷,震动山腰,经久不息。邓小平高兴地向大家招手致意,并说:“同志们辛苦了,我代表党中央和毛主席来看望大家!”大家同声高喊:“毛主席万岁!祝小平同志身体健康!”李井泉站在山坡上大声说:“请大家回去工作,小平同志到现场看望你们!”在热烈的掌声中,大家奔回各自岗位。邓小平不顾坐车的疲劳,在李井泉和程子华等陪同下健步来到刚建成不久的金沙江大吊桥视察,他不仅仔细观察大桥钢结构,而且询问了徐驰有关工人施工安全的情况。邓小平对程子华说:“攀枝花地区多建大小桥梁,这样金沙江两岸的交通就活了嘛!”程子华当即表态说按总书记的指示办。 11月11日早上 邓小平步行来到弄弄坪钢铁厂址视察。程子华在现场向邓小平汇报:攀枝花钢铁厂三面是金沙江包围的月亮形,另一面靠攀枝花山脉,位于方圆仅有2.5平方公里的陡坡上,建成后可年产150万吨钢铁。这里有丰富的钒、钛、铁矿资源。钢铁厂是我国自行设计,而且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高水平钢铁厂,环境也很优美,是一座战备条件下的钢铁厂。攀枝花将建成以钢铁为主的现代化的钢铁山城。邓小平听后十分高兴地说:“这个钢铁厂选得很好,是你们实地调查研究的结果。建工厂不占或少占粮田的问题讲了多少年,你们带了个好头,请国务院那些部委同志来看看嘛!”随后,邓小平来到金沙江岸边,观赏着滚滚奔腾的金沙江水打起的浪花,他面带笑容地说:“这里自然风光很美哟,山水甲天下,是一座花园式的钢铁厂嘛!”

A memoir recounting Deng Xiaoping’s visit to Panzhihua

我随小平同志视察攀枝花 2018年02月22日13:57 1965年11月3日至12月7日,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视察了西南三线建设,因为当时国际形势比较紧张,邓小平是秘密到三线视察工作的,所以并没有记者跟随采访报道。 当时我是西南局书记处书记、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一副主任程子华的秘书,多次随程子华到三线建设现场调研,也曾陪同李富春副总理等视察过三线工地。对西南三线的各个厂址和攀枝花周边的地理、地貌以及气候等都很了解,加之我还有一个摄影的业余爱好,所以,在这特定的条件下,经过西南局第一书记李井泉和程子华商议,决定派我担任邓小平的随行摄影和记录工作。 1965年11月8日上午,邓小平在李井泉、程子华、吕正操等领导同志的陪同下,在成都双流机场乘苏制伊尔—14专机飞往西昌。当飞机通过大小凉山上空时,颠簸得很厉害,但没有影响首长们的交谈,邓小平问:“凉山地区人民生活怎么样?”李井泉回答:“农业生产比较落后,少数民族生活仍比较困难。四川省政府做了一些救济工作。”我在飞机上想拍首长们交谈的镜头,又一想,拍照会干扰首长的谈话,再说,还没有到视察工地。于是,我就打消了在飞机上拍摄的念头。邓小平对时间抓得很紧,从飞机场乘车就直奔西昌钢铁厂、火车站站址及街头集市考察,经程子华劝说才回到西昌邛海招待所吃午饭。 11月9日早晨,邓小平一行开始“长征”去攀枝花视察工作。途经毛牛山、会里、鱼鲊、拉鲊、永仁、仁和等山村,当汽车行驶到会理白马庙时,邓小平让车停下来,他站在山坡上对大家介绍起红军在长征路上的情形:红军连夜向金沙江急进,一军团抢龙街渡、三军团抢洪门渡、干部团抢皎平渡,五军团殿后掩护一、三军团集中到皎平渡江。毛主席住在白马庙,在这里开会、休息,五天后继续北上。 当汽车行驶在海拔3000米的高山土路上时,有的同志晕车呕吐。但邓小平不顾坐车的劳累,在沿途不断停下车听取程子华、吕正操和杨超汇报1958年“大跃进”下马的相关厂矿的情况。邓小平途中看到少数民族姑娘组成的民工修路队,就走下汽车,十分亲切地询问她们劳动和生活的情况。姑娘们一边仔细听邓小平的询问,一边说着我们不懂的少数民族语言。邓小平对程子华说:“少数民族参加三线建设劳动是一件好事,既解决了三线建设人员不足的问题,又解决了少数民族生活困难的问题。这就是军民大联合共建三线。” 在拉鲊江岸休息时,铁道部部长吕正操向邓小平汇报:“为解决山区老百姓坐火车和运输的困难,在成昆线上建了一些像拉鲊这样的小型火车站。”邓小平高兴地说:“很好嘛!搞铁路建设就是为人民方便。”邓小平一路上兴致勃勃,平易近人,和大家谈笑风生,吃住和大家一样,没有官架子。我印象最深的是,邓小平一路上还不忘记问候我们后勤工作人员,每次吃饭的时候都问工作人员来了没有。记得刚到攀枝花吃晚饭时,我突然听到邓小平高声问:“小摄影师来了没有?”我激动地回答:“到!谢谢首长的关心。”铁道兵副司令郭维城和我是好战友,他和我开玩笑说:“单秘书不简单哟!中共中央总书记都不忘记你这位摄影师,你在小平同志心中挂上了号。” 11月10日下午,当邓小平在李井泉等同志的陪同下,来到金沙江畔冶金指挥部时,指挥部里人山人海,工程技术人员、铁道兵和基建工程兵的官兵们蜂拥而来,顿时欢声四起,掌声如雷,震动山腰,经久不息。邓小平高兴地向大家招手致意,并说:“同志们辛苦了,我代表党中央和毛主席来看望大家!”大家同声高喊:“毛主席万岁!祝小平同志身体健康!”李井泉站在山坡上大声说:“请大家回去工作,小平同志到现场看望你们!”在热烈的掌声中,大家奔回各自岗位。邓小平不顾坐车的疲劳,在李井泉和程子华等陪同下健步来到刚建成不久的金沙江大吊桥视察,他不仅仔细观察大桥钢结构,而且询问了徐驰有关工人施工安全的情况。邓小平对程子华说:“攀枝花地区多建大小桥梁,这样金沙江两岸的交通就活了嘛!”程子华当即表态说按总书记的指示办。 11月11日早上,邓小平步行来到弄弄坪钢铁厂址视察。程子华在现场向邓小平汇报:攀枝花钢铁厂三面是金沙江包围的月亮形,另一面靠攀枝花山脉,位于方圆仅有2.5平方公里的陡坡上,建成后可年产150万吨钢铁。这里有丰富的钒、钛、铁矿资源。钢铁厂是我国自行设计,而且也是具有中国特色的高水平钢铁厂,环境也很优美,是一座战备条件下的钢铁厂。攀枝花将建成以钢铁为主的现代化的钢铁山城。邓小平听后十分高兴地说:“这个钢铁厂选得很好,是你们实地调查研究的结果。建工厂不占或少占粮田的问题讲了多少年,你们带了个好头,请国务院那些部委同志来看看嘛!”随后,邓小平来到金沙江岸边,观赏着滚滚奔腾的金沙江水打起的浪花,他面带笑容地说:“这里自然风光很美哟,山水甲天下,是一座花园式的钢铁厂嘛!” 下午看矿山更为艰难,吉普车沿着老百姓上山拾柴的羊肠土路到山脚下,有的地方根本不能坐车,只好步行爬山到尖包包、兰家火山、朱家包包、钒钛矿山、宝顶山煤矿、发电厂和水泥厂址等。程子华和地质部副部长旷伏兆向邓小平汇报了地质勘探及矿产资源的情况。邓小平说:“铁矿资源是建钢铁厂的基础嘛!”他指着金沙江两岸,不断对程子华问这问那,似乎要把渡口工业区的每一项建设工程都记在心中。这时已近黄昏,太阳在西山顶部照射出黄色的晚霞,金沙江两岸的寒风呼呼地吹,气温随风而降。于是李井泉请邓小平离开现场返回冶金指挥部。 11月12日,邓小平在冶金指挥部干打垒模型室里,听取冶金部副部长徐驰和程子华汇报《渡口总体布局和66年施工计划》,徐驰就沙盘布局汇报后,程子华汇报说:“西南三线建设的重心,首先要解决钢铁厂的问题。我们根据周总理的指示,组织各方面的领导、专家和工程技术人员200多人进行实地调查研究,又经过充分研究和论证,大部分同志倾向钢铁基地建在攀枝花弄弄坪。”邓小平指出:“你们先调查研究,再提出厂址的指导思想对头,我党我军之所以取得彻底的胜利,就是掌握了第一手材料,我们就能制定正确的战略决策,这是我们党的一贯作风。我也是先看,后听你们的汇报才有发言权嘛,攀枝花有得天独厚的矿产资源,是建设钢铁基地最理想的地方,大家看准了就干。不要建了这个,又破坏那个,如金沙江水质不能被污染,山水树木不能被破坏,否则就成败家子。许多三线工厂分散在农村,也应当帮助附近社队搞好农业生产,一个大工厂就可以带动周围一片,这样有个好处,附近社员就爱护工厂,不去工厂里随便拿东西。工业支持农业,农业反过来支持工业,这就是加强工农联盟的大问题。” 11月13日,邓小平在渡口作了形势报告。李井泉主持会议,出席会议的有冶金指挥部、铁道兵、基建工程兵、西南局、三线建委、中央部委和西南三省的负责同志及工程技术人员200多人。会场设在冶金指挥部门前的山坡上,主席台就是山坡台阶,没有桌椅和扩音设备,大家提前20分钟坐在地上等候邓小平作报告。邓小平在李井泉等陪同下来到会场,顿时大家起立热烈鼓掌,邓小平多次招手致意。李井泉宣布大会开始,请中共中央总书记邓小平同志作报告。邓小平讲:“同志们辛苦了!我代表党中央、毛主席来看望大家!希望你们发扬延安精神,加快三线建设。” 同志们聚精会神地听邓小平的重要讲话,在30分钟的讲话中,有多次掌声打断邓小平的讲话。李井泉宣布会议结束时,大家鼓掌目送邓小平走下主席台。铁道兵和基建工程兵的同志围住我说:“你拍的照片给我们作个纪念吧。我们能有这样幸福的时刻,聆听小平总书记的教诲,真是终生难忘。我们坚决贯彻总书记的指示,发扬延安精神,早日完成三线建设任务,让毛主席睡好觉,让党中央和邓小平总书记放心。” 14日,肖里大姐急急忙忙地来到我房间说:“李井泉同志建议小平同志和大家拍张合影。请你快去金沙江边选合影的地点。”虽然程子华曾说不安排邓小平活动了,但作为随行工作人员,特别是我,要做好随时拍摄的准备。我对肖里大姐一路上的“突然袭击”已经习惯了,而且我也已经掌握了这个规律。我把已经准备好的相机一挎,拿起三脚架急忙来到金沙江岸边选合影地点,本想以金沙江吊桥为背景,因距离远看不清楚,而且人被太阳直射,我怕拍出来的照片效果不好,经过反复比较,决定以攀枝花山脉为背景拍摄。这时邓小平、卓琳、李井泉、程子华、吕正操、余秋里、谷牧等领导同志连说带笑地向这里走来,30余人簇拥着邓小平排成两排,我在取景框里一看队形太长,但也不便再移动哪位首长的位置,于是,我决定采取拍接片的手法,以突出人物为主,并用闪光灯补光拍摄。我高举左手示意首长们开拍,随即稳稳地按下了快门。然后我又跑到距离首长们15米的地方补拍了一张合影像。拍完合影,邓小平亲切地和我握着手说:“谢谢摄影师同志!”我激动地给首长敬了个军礼。 15日上午8时,邓小平告别攀枝花返回西昌时,渡口冶金指挥部全体同志为他举行了欢送仪式。(单兰山) (摘自《百年潮》)

Deng Xiaoping inspects the Jinsha River Bridge in Panzhihua in 1965 with Li Jingquan and Chengzihua

20世纪60年代,党中央作出重大战略调整,掀起了建设大三线、巩固大后方的滚滚热潮。攀枝花以其丰富的资源,近矿、近煤、近水、近林及炼钢炼铁各种辅助原料齐备的全面优势,且地处内陆腹地,地势隐蔽,地形险要,是建立战略后方基地的理想场所,十分符合三线建设“靠山、分散、隐蔽”的布局原则,由此成为三线建设的“重中之重”。 1965年12月,邓小平到攀枝花实地考察,并代表党中央、国务院对攀枝花钢铁基地建设中的一系列具体问题作了明确指示,确立了整个攀枝花工业基地的基本布局,直接促进和加快了攀枝花的开发建设。此后,攀枝花的开发建设随即大规模展开。(记者 武娟 整理)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