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verview of research on the Third Front in Sichuan

四川三线建设概况及研究综述 Source:      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课题组   三线建设,是我国自20世纪60年代中期开始从备战出发而进行的以国防工业建设为中心的战略大后方建设,共投入资金2052亿元,安排了1100个建设项目。四川为三线建设的重点省份,建成了300多个以国防科技为主的企业单位和科研院所,形成了独立完整、门类齐全的交通能源、基础工业及国防工业体系,实现了中共中央提出的在我国西部纵深地区建设一个比较完整的战略后方基地的目标。改革开放后,特别是随着国家对三线企业的调整改造以及新世纪开始的西部大开发战略的实施,学术界逐步开始加深对三线建设这一新中国经济建设史上的重大事件及其相关问题的探讨。四川的三线建设研究相应开展起来,并逐渐产生了一些研究成果。   一、四川三线建设概况   为加强国防建设,合理工业布局,1964年5月中央工作会议决定,集中力量建设三线,在人力、物力、财力上给予保证。此后,中央迅速部署成立了西南、西北三线建设委员会。四川由此成为三线建设的重点省份。   1.四川三线建设的组织实施   四川三线建设的组织实施离不开中央的重视、中央领导的关心、地方机构的组织实施和四川人民的大力支援。   为加快三线建设,1965年2月,中央专门将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办公机构设在四川成都,由西南局书记李井泉任主任,国家计委常务副主任程子华和西南局书记处书记阎秀峰任副主任,后来又增派彭德怀、钱敏任副主任。委员有国务院各部和四川、贵州、云南三省负责人等22人。与此同时,国务院各有关部门都先后在四川设立了各自的指挥机构,负责本系统在西南三线建设中的组织领导工作。党和国家领导人十分关心和重视四川三线建设,为了使三线建设在四川的决策更加符合实际,保证四川三线建设的顺利开展,邓小平、彭真、贺龙等老一辈革命家都曾亲临四川三线建设第一线视察指导工作。1965年11月初,邓小平受中央委托,带领李富春、薄一波和余秋里、吕正操等中央部委的负责同志到四川、贵州、云南视察三线建设情况。1965年3月,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国务院副总理贺龙来到四川视察,检查中共中央关于全面开展三线建设战略决策的贯彻落实情况。1965年11月,中央安排彭德怀到成都担任西南三线建设指挥部副总指挥。彭德怀到任后首先花了5天时间听取三线建设委员会的情况汇报,并在汇报结束后提出了一点、一线、一片的观点。在四川三线建设的过程中,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全国人大常委会副委员长彭真,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计委主任李富春,国务院副总理兼国家建委主任薄一波等,都曾到四川三线建设现场考察调研,解决了建设中的一些重大问题,使三线建设的战略决策建立在更加科学合理的基础上,保证了四川三线建设的顺利开展。   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成立后,四川省三线建设支援委员会也随之成立。支援委员会由省委书记负责,省人委有关厅局负责人组成,负责搞好四川三线建设的后勤支援工作。相关地市县的支援重点建设领导小组也随后成立,配合三线建设单位的工作,提供劳动力和物资保障。同时,四川省委还在重庆、成都、自贡、渡口等城市和重点建设地区设立物资局,统一负责所辖地区内建设项目所需的物资供应。为保障三线建设,四川建设了一大批能源、原材料等基础工业,从一开始就注重财力、物力、技术等各方面保证能源先行。为支持三线建设,四川人民做出了巨大贡献。以修筑襄渝铁路为例,从1970年5月起,省军区在川东北地区组织了21万民兵参加襄渝铁路的修筑。   2.四川三线建设的重点   四川三线建设的重点围绕着攀枝花钢铁基地建设、国防工业建设和成昆、襄渝铁路的建设而展开。攀枝花的开发建设,是新中国成立后独立自主进行的第一个特大型钢铁建设项目,也是三线建设第一阶段各方面倾注力量最多的一个重点建设项目。1970年6月29日,攀钢炼出第一炉铁水;1975年9月一期工程基本建成。国防工业建设包括常规兵器工业基地建设、航天工业、航空工业、核工业、电子工业和船舶工业建设。从1964年至1978年,四川先后新建、迁建了兵器、船舶、航天、电子、核工业等30多个军事工业企业、科研单位和80多个与之配套的机械、仪器仪表、冶金、橡胶、化工原料等一批大中型骨干企业,形成了门类较为齐备的以常规兵器制造为主,电子、造船、航天、核工业等相结合的国防工业生产体系。成昆、襄渝两条铁路的修筑是世界铁路建筑史上的奇迹。全长1100公里的成昆铁路修筑虽然在大跃进时期上马,但随即在国民经济调整时期停工。1964年8月复工,经过34万筑路大军五年的艰苦努力,1970年7月1日,成昆铁路正式建成通车。三线建设开始后,铁道部还提出修建襄樊至成都的铁路,后改定为襄樊至重庆。全长915.6公里的襄渝铁路从1968年开始施工,到1973年10月全线建成通车,累计投资36.18亿元,最多时动用员工达82万余人。   3.四川三线建设的成效与意义   三线建设期间,四川总投资规模达393亿元,新建、扩建、内迁了以重工业为主的项目250多个,加上地方工业的发展,到1982年全省工业企业达到46339个,职工人数达到1033.09万人。三线建设改变了新中国工业主要分布在沿海一带的原有格局,在交通闭塞、工业基础薄弱、经济文化相对落后但自然资源却十分丰富的四川地区初步建立起了一个现代化的、新兴的工业基地。经过三线建设,四川的国防科技工业已经发展成为一个行业和门类较齐全、技术装备较好、科技力量较强、能独立研制多种军品和民品的生产科研体系,成为我国战略发展后方基地的主要组成部分;四川的工业布局开始由几个中心城市向全省扩展,工业发展的格局基本形成;四川的基础设施有了质的改观,不仅适应当时战备的需要,而且为四川以后的现代化建设奠定了坚实基础。同时,三线建设主要在四川经济发展十分落后的地区布点和展开,对于促进各民族的团结和共同繁荣,对于社会的稳定和协调发展,都具有十分重大的意义。   三线建设取得了巨大成就,但它毕竟是以备战为出发点的经济发展战略,特殊的历史原因使其在建设过程中存在一些比较严重的问题,如投资建设规模盲目扩大,战线拉得太长,选点过于分散,布局不够合理,配套建设不够,综合生产能力很弱等缺陷,因此,20世纪80年代,中央对三线企业采取一系列的措施调整和改造,四川的三线建设调整改造也随之展开。1985年,国家计委正式批准了四川省三线企事业第一批调整方案,共涉及39个三线企事业单位。   四川三线建设的调整改造采取“关、停、并、转、迁”的方法。首先是调整企业布局,对钻山太深、布局过散、厂址存在严重问题的企业,分别采取就地改善条件、调整产品方向等措施;对地处偏僻、交通不便、信息不灵的科研院、所,在中心城市建立技术开发部;对在原址无法生存的企业,依托中心城市进行迁并或迁建。同时,调整产品结构,对产品和生产结构单一、专业性很强、转向不易的企业,按照中央提出的“军民结合、平战结合、军品优先、以民养军”十六字方针进行改造。经过两个五年计划的调整改造,四川三线建设存在的遗留问题和突出矛盾均得到不同程度的解决和缓解。   二、四川三线建设研究队伍和研究状况   由于四川是三线建设的重点省份,研究三线建设必不可少要研究四川的三线建设。随着历史的积淀,改革开放后,特别是西部大开发以来,三线建设对四川经济社会发展的影响愈加突显出来,四川各地党委政府也更加重视对三线建设的研究,从人、财、物上给予大力支持,攀枝花市委市政府就是其中的典型,攀枝花的三线建设研究也由此走在了各个市州的前列。与此同时,社会各界对四川三线建设的研究也更加关注,尤其是三线建设的亲历者不仅鼎力支持三线建设研究,而且亲自参与到研究活动中,原国家计委三线建设调整改造办公室主任王春才同志就是其中的典型。在各方力量共同努力下,四川三线建设研究队伍逐渐扩大,开展了一系列研究活动,形成了一些有份量的研究成果。   1.四川三线建设研究队伍概况   从全国范围来看,研究三线建设的学者在研究过程中,必然会涉及到四川三线建设问题的研究。如中国社会科学院当代史研究所的专家、中央党史研究室、中央文献研究室以及全国各地的三线建设研究专家,均对四川三线建设有所涉猎,并有一定的研究成果。就四川省而言,目前四川三线建设研究还没有专门的机构与队伍,但有相关的机构与队伍,主要是负有记史修志职能的机构和历史研究者、爱好者从事三线建设研究。   一是四川省党史工作机构和地方志工作机构的研究者。党史工作机构负有记史、研究之责,地方志工作机构负有记史、修志之责,三线建设研究是其中必然涉及的内容。   二是三线建设的过去的亲历者。包括三线建设者和他们的家人,他们有领导干部、有科研人员、有普通工人、有当地百姓,作为见证人,通过口述回忆等多种方式开展了一些四川三线建设的研究,其中不乏有份量的成果。这批人是目前四川三线建设研究的主力军。   三是大专院校和科研院所专业研究人员。四川大学等大专院校、社会科学院等研究机构的中国现代史、中共党史、工业经济史等教学研究专家,在教学研究中对四川三线建设开展了相应的研究。   四是目前三线企业的相关工作人员。其中包括省国防科学工业系统的一些同志。他们在宣传军工文化、宣传企业发展历程、记述企业历史等具体工作中,涉及到了三线建设的研究。   五是民间组织与个人。如四川博物馆学会下设了工业遗产专业委员会,在开展保护四川三线工业遗产工作的过程中进行了一些三线建设研究。一些热心于三线建设的个人根据自己的兴趣爱好也做了一些研究,其中包括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三线建设研究分会四川的会员个人。   2.四川三线建设研究活动和主要成果   四川三线建设研究活动近年来逐渐开展起来,主要通过撰写学术文章、出版口述回忆等资料及专著,举办学术研讨等多种形式展开,并取得了一定成绩。   学术文章方面:笔者通过中国期刊网上查询到的与三线建设相关的论文200余篇,其中研究了四川三线建设的有50篇以上,这些文章集中对三线建设决策的形成和实施过程、三线建设的进程和成就、三线建设功过的评价、三线建设与西部大开发的关系、三线建设对本地工业化和现代化发展的贡献等进行了研究。另外,还有几篇学位论文对攀枝花、川东等地三线建设的相关问题进行了探讨。   口述回忆方面:《当代四川要事实录》是一套口述史资料丛书(当代口述史丛书编委会编,四川人民出版社2010年版),其中三线亲历者口述回忆建设历程,具有较高的研究价值。《三线建设铸丰碑》(王春才主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通过四川三线建设领导者、亲历者的回忆口述等记录了四川三线建设的发展历程和成就。《鲁大东纪念文集》(《鲁大东纪念文集》编委会编,四川人民出版社2001年版),通过对曾任四川省省长、国务院三线建设调整改造规划办公室主任的鲁大东的生前回忆,再现了四川三线建设的片段历史。《中国大三线报告文学丛书》(王春才主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97年版)、《三线风云》(倪同正主编,四川人民出版社2013年版)、《三线风云》第二集(余朝林主编,当代中国出版社2013年版)等,都有相关四川三线建设的专门章节。如《三线风云》第二辑《可歌可泣》中《大三线有个“三江厂”的故事》,是三线建设亲历者对成都三江厂由创建、兴盛到衰败重组的回顾。目前,省国防科工办系统也正在进行口述资料的采访搜集工作。比较重要的口述回忆资料还有曾任国家计委副主任、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第一副主任的程子华《程子华回忆录》(程子华著,解放军出版社1987年版);曾任西南三线建设委员会副主任的钱敏等口述《我亲身经历的西南三线建设》(《文史博览》,2004年1期);曾任冶金工业部副部长、渡口特区党委第一书记兼总指挥长的徐驰《重游攀枝花,怀念周总理》(《三线建设铸丰碑》,王春才主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99年版)等。   专题资料方面:在一些出版印刷的资料中可见四川三线建设相关资料,如《当代四川大事辑要》(《当代四川》丛书编辑部组编,四川人民出版社1991年版)、《中国共产党四川历史大事记(1950-1978)》和《中国共产党四川历史大事记(1979-1998)》(中共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编,四川人民出版社2000年版)、四川省地方志编纂委员会编纂,四川科学技术出版社1999年版的《四川省志·城建环保志》等。一些三线建设的地方部门也编写了当地的三线建设资料,攀枝花市委党史研究室编有数百万字的攀枝花建设资料集,如2000年编的《攀枝花开发建设史文献资料选编(1936-2000)》、2004年编的《攀枝花开发建设史料摘编》等。目前,全省党史工作机构的19个市州的党史系统在省委党史研究室统筹下,正在编撰《四川三线建设资料丛书》。除了文字资料,影视图片资料也是三线专题资料的重要内容。2010年由四川攀枝花市委宣传部、文物管理所等拍摄完成、在凤凰卫视播放的《三线往事》纪录片,分十集,以三线亲历者和研究者的访谈为主,突出了三线人的人生历程。2014年由攀枝花建设亲历者发起拍摄的大型纪录片《炼魂》也搜集了丰富的三线建设资料。此外,在四川三线建设的重要地区,当地拍摄的宣传片、纪录片中也录有一些当地三线建设资料。此外,博物馆机构为陈展的需要也搜集整理出了大量四川三线建设资料,如广安市三线工业遗产陈列馆、万源航天博物馆、梓潼两弹城和设在攀枝花的三线建设博物馆等。   专著方面:目前还缺乏四川三线建设研究专著,但在很多论著里对四川三线建设有所反映。如全省党史工作机构在零星专题研究的基础上,特别是在开展中国共产党四川地方历史第二卷的编写工作中,对四川全省及各地三线建设情况有了一定程度的研究。何郝炬、向嘉贵主编的《三线建设与西部大开发》(当代中国出版社2003年版)是一部主要由四川参加三线建设领导工作的老同志编写的论文集,其中第六章专门介绍了四川三线建设的部署实施,评价启示等,论述了四川三线建设的历史和实施西部大开发战略的思路。由四川省国防科工办编写的《四川地方军工史》可算是四川三线建设研究中较为权威的专题研究史稿,但遗憾的是仅有约4万字的篇幅,主题也集中在军工企业,对四川三线建设的许多重大问题还没有深入研究。目前,全省党史系统正在开展四川三线建设专题研究,期望与档案局、国防科工办等相关部门合作,在编撰《四川三线建设资料丛书》基础上,编写出《四川三线建设史》。   学术研讨方面:2014年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四川省中共党史学会主办,攀枝花市委党史研究室承办了四川党史界纪念三线建设50周年学术研讨会,这是全省党史系统召开的第一次大型的四川三线建设研讨会。会议围绕三线建设的历史背景,战略布局,宝贵精神,经验教训,老一辈革命家与三线建设,三线建设与四川各市州经济社会发展等内容展开了深入的探讨。2015年3月,中共文献研究会毛泽东思想研究分会、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史学会三线建设研究分会与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攀枝花市委又联合召开了全国性的三线建设研讨会。四川省委党史研究室拟每年举办一次三线建设的专题研讨会,推动四川三线建设研究。   3.四川省档案馆藏的三线建设研究资料简况   对四川来说,研究三线建设最为重要的资料是档案。据笔者的了解,四川省档案馆是现存四川三线建设档案资料较为全面、集中的地方,是研究四川三线建设查阅各类档案的首选之地。据初步了解,四川省建设委员会1991年11月移交到省档案馆的西南局三线委员会1964-1967年长期案卷78卷、永久案卷102卷,共计约37640页。1984年四川省人民政府批准成立四川省三线建设调整改造规划办公室,1993年10月该办公室移交给省档案馆长期卷宗93卷、永久卷宗45卷,共计约23850页,时间跨度不仅包括三线调整改造时期,还包括整个三线建设时期,内容涉及四川三线建设规划、项目、建设、人员、工程、财务、调整、合并、撤销等各个方面。   四川省档案馆还藏有四川省国防科技工业办公室于1995年11月移交的档案,其中永久案卷目录显示,共涉及三线建设、小三线建设内容30卷,2400余页。2009年11月移交的永久案卷目录显示,涉及1984—1990年三线调整的内容6卷,675页。另外,省国防科工办现存部分军工类三线企业大事记和一些参考资料,也是重要的研究材料。   四川省档案馆藏档案里,四川省革委档案中也有部分涉及三线建设的内容:1966-1969年长期卷宗含三线建设内容14卷,共计2800余页;1970年长期卷宗含7卷,共计1539页;1971年-1973年长期卷宗含2卷,共计101页;1974-1979年长期卷宗含1卷,共计194页;1966-1979年永久卷宗含13卷,共计约2322页。   四川省委工交政治部1963-1966年永久长期卷宗1969年移交到省档案馆档案,含三线建设案卷7卷,共计760页。   四川省生产委员会、抓革命促生产委员会、革委筹备组生产指挥部、生产指挥组、三线建设领导小组、省生产建设办公室1980年7月移交档案,1967-1975长期永久案卷含三线建设内容15卷,共计1677页。   4.四川三线建设研究的薄弱环节   虽然四川三线建设研究有优势,但是研究的薄弱环节也非常明显。   首先,研究力量整合不够,研究关注点分散,没有形成在全国有影响力的权威的研究成果。总体上,关于三线建设决策的一般性和重复性研究多,而从微观上来研究四川三线建设则不足;对中央和省级层面与三线建设关系的探讨较多,而对基层广大建设者和普通百姓与三线建设关系的研究少;对三线建设的经济成效关注较多,对三线建设的其他影响关注较少。目前,已有的研究成果中,就资料而言,没有搜集整理出版涵盖四川三线建设各方面史料的资料集,这对推进研究工作、提升研究水平造成了一定影响。就专题研究而言,许多领域的研究或未涉及或未展开或未深入。就全面系统而言,也缺乏诸如《四川三线建设史》这样的权威专著。   其次,文字资料的查阅与使用不便。据调查,目前四川三线建设研究所涉及的绝大多数档案资料,仍处于保密状态。即使档案部门部分开放给研究者查阅目录,也只能作为研究使用,还不能公开出版。此外,一些三线企业的内部资料也散居各地,许多也属于保密状态。研究者缺乏档案资料,自然会对研究工作造成很大影响。   再次,口述资料的搜集整理工作力度还不够。三线建设在四川大规模展开是1964年,当年三线建设的亲历者到今天大多年事已高,其中不少健康状况不好,有不少人已离世。虽然一些研究者通过采访他们已获取一些宝贵的口述资料,但还远远不够。因此抓紧时间,抢救三线建设口述资料,是目前必须提上议事日程之事。   综上看出,四川三线建设研究有队伍、有成果、有相当的基础,但也存在薄弱环节,研究的水平和成果与四川作为三线建设重点省份的地位还不相适应。因此,四川三线建设研究还需要进一步加大力度,站在新的起点上,把研究水平提升到新的高度。   三、四川三线建设研究的主要领域及主要观点   四川三线建设研究涉及到多方面、多领域,研究关注的重点各有不同,角度也各有特色,主要集中在以下几个方面:   1.四川成为三线建设重要省份的原因及背景   三线建设的起因是复杂多样的。大部分学者除了从全国三线角度认为备战和改变工业布局是三线建设的两个主要原因,也从四川独特的资源、战略等优势分析了四川成为三线建设重要省份的原因。宁志一认为,四川的特殊地理位置及资源优势成为党中央考虑经济战略纵深配置的首选省,强调了第一代领导人决策三线既有备战的因素,也有改变中国西部地区经济落后面貌的强烈愿望。(宁志一,《论三线建设与四川经济跨越式发展》,《中共党史研究》,2000年4期)。徐涛认为,四川在三线建设时期地位得以凸显,跟四川自身的地理环境、中共领导人的战略考虑及中国周边局势的变化有关。(徐涛,《四川三线建设略论》,《前沿》,2012年2期)。何莉宏、冷伟认为,四川被誉为“天府之国”,由于其独特的地理位置、丰富的自然资源及较好的经济基础,成为三线建设规划中的一个重要省份。(何莉宏、冷伟,《小议四川与云南贵州的三线建设》,《社科纵横》,2011年3期)。   2.四川三线建设的实施过程和概况   三线建设的实施、调整时间跨度大,建设过程复杂,一些论著对其进行了描述,但并不细致。《中国共产党四川历史》第二卷介绍了四川三线建设的决策实施过程。何郝炬等人主编的《三线建设与西部大开发》第六章具体介绍了四川三线建设的开展与实施情况。一些学者的论文也有一些记录。如樊丙庚记述了四川三线建设的组织过程和概况(樊丙庚,《四川“三线”建设》,《城市规划》,1988年6期)。   3.四川三线建设的总体评价   学者们大多综合分析了三线建设的正面效应和负面效应,普遍认为四川三线建设有利于国防安全,促进了西部内陆地区的经济发展。同时,也有研究者指出,三线建设规模铺得过大,战线拉得过长,造成了严重的浪费与遗留问题;在布局方面过分强调“靠山、分散、隐蔽”,留下严重后患;忽视经济规律和科学管理,片面强调战备需要和军事化管理,使得经济效益和配套水平、综合能力低下等。宋宜昌的《三线建设的回顾与反思》论述了四川(含重庆)的三线建设成就,并从军备费用的角度将中国与美苏比较,得出“中国的发展成本都较低,成就都较大”的结论。(宋宜昌,《三线建设的回顾与反思》,《战略与管理》,1996年3期)。由倪同正主编、王春才顾问,四川人民出版社2013年出版的《三线风云:中国三线建设文选》,收录了郑友贵、陈东林、段娟等三人合作的《历史与现实结合视角的三线建设评价—基于四川、重庆三线建设的调研》一文。该文在对川渝两地的三线企业进行考察、分类的基础上,将其置于历史和现实的大背景下进行分析,认为从生产力区域布局的战备构想、促进西部大开发和区域经济社会协调发展的实际绩效看,对三线建设应予以积极肯定。本书中有三篇文章以攀枝花和攀钢为典型范例进行了分析论证,段娟、王蕾、叶明勇三位学者分别论述了《坚持发挥社会主义集中力量办大事的优越性》《三线精神的核心内容与现实意义》《攀钢改革的历程及其成效》,着力点都放在三线建设者用他们的伟大实践创造出来的宝贵经验上,认为当年三线建设在如今西部大开发的高潮中乃至全国深化改革的实践中,仍然具有普遍的积极意义。当然,一些作者也总结出了不少教训。例如,樊丙庚《四川“三线”建设》得出了四川三线建设中工业布局没有做到基地化,没有城市概念,先生产、后生活,生活向农村看齐,仓促上马、建设前期工作效果很差等教训。   4.三线建设的调整改造   对20世纪80年代开始的四川三线调整改造,学术界也有一定研究。卢周来对四川三线建设与改造的关系进行了分析,认为始于60年代中期的三线建设为四川现代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与潜力;十一届三中全会后的三线改造,又给予四川省经济发展以直接的带动力、推动力,并使之走向外向型发展道路。(卢周来,《三线建设与改造对四川经济的影响及启示》,《军事经济研究》,1996年7期)。三线调整改造涉及到许多问题,已有学者研究了三线企业“半边户”家庭的生活问题、下岗职工的生存现状、三线人的身份认同与构建、三线单位的社会特征与社会生活和企业搬迁等问题。   5.三线建设与西部大开发对比研究... Continue Reading →

The Third Front in Chongqing

“三线建设”在重庆 中央政府门户网站 www.gov.cn   2007年06月18日   来源:近代以来重庆100件大事要览   “三线建设”时期新建的重庆长风化工厂     “三线建设”是中共中央和毛泽东主席于20世纪60年代中期作出的一项重大战略决策,它是在当时国际局势日趋紧张的情况下,为加强战备,逐步改变我国生产力布局的一次由东向西转移的战略大调整,建设的重点在西南、西北。地处西南的重庆作为“三线建设”最大的中心城市,中共中央和国务院决定:“以重庆为中心,用三年或者稍长一些时间建立起一个能生产常规武器并且有相应的原材料和必要的机械制造工业的工业基地”;“以重庆为中心逐步建立西南的机床、汽车、仪表,和直接为国防服务的动力机械工业。”历时10余年(1964—1980年)的“三线建设”,对重庆的工业经济、城市建设、道路交通等方面产生了巨大影响,在较大程度上加快了重庆的现代化进程。 1964年9月,中央决定成立重庆地区“三线建设”规划小组。10月,规划小组编制出《重庆地区三线建设规划》。该《规划》提出以重庆为中心迁建、新建的项目有200多个,仅重庆地区的投资即达42亿元。1965年2月,中央决定成立中共中央西南局“三线建设”委员会,由李井泉任主任,下设朱光、鲁大东等组成的重庆地区常规兵器配套建设指挥部,负责指挥重庆地区的“三线建设”。 “三线建设”的第一步,是沿海大批企事业单位内迁。具体实施方案为:1964年下半年迁建少数工厂作试点,大部分工厂作好搬迁准备,1965年开始大规模迁建。迁建主要采取整体搬迁和部分搬迁的形式,即有的厂全部内迁,有的厂部分车间、工段内迁并与重庆原有厂合并,或在重庆建设新厂。据不完全统计,从1964年到1966年,涉及中央15个部的企事业单位从北京、上海、辽宁、广东等12个省市内迁到重庆地区,内迁职工达43 488人。此外,1964年下半年至1967年,在重庆地区进行的“三线建设”项目中,国家还安排了59个大的骨干项目和配套项目的新建和改扩建。 首先是兵器工业的改扩建。重庆常规兵器工业基地的建设,主要包括原有7个老厂(长安机器厂、望江机器厂、江陵机器厂、建设机床厂、空气压缩机厂、长江电工厂和嘉陵机器厂)的扩建和一批机械厂、研究所的新建。新建的机械厂有:红山、庆岩等14个和62,54两个研究所。 其次是船舶、电子、航天工业项目的建设。在船舶工业的建设项目上,以重庆为中心的永川、江津、涪陵、万县沿江一带,从1965年开始,相继建成了较为完整配套的船舶工业基地。到20世纪80年代,重庆地区建成的造船工业有前卫仪表厂、重庆造船厂等近10家。在电子和航天工业建设项目上,国家在重庆地区先后扩建了重庆无线电厂、重庆微电机厂和巴山仪器厂,新建了3个微电子研究所。与之配套,重庆还先后新建扩建了测试仪器厂、无线电二、三、四厂等,从而形成了有30多个电子工业项目为依托的又一电子工业基地,能够生产国防和民用的电子产品14大类320余个品种。 第三是对冶金、化工、机械工业项目的配套建设。在冶金工业方面,如重钢、特钢及三江钢厂的改扩建,西南铝加工厂、重庆铜管厂的新建和重庆铝厂的恢复建设。化学工业方面,国家投资建设了四川维尼纶厂、重庆氮肥厂、重庆磷肥厂等一批骨干化工企业,改造扩建了天原化工厂、长寿化工厂、重庆化工厂等一批老企业。机械工业方面,先后改扩建了矿山机器厂、起重机厂等一批老企业,新建了四川仪表总厂、实验设备厂等一大批骨干企业。到20世纪70年代“三线建设”末期,重庆已经形成了冶金、化工、机械、纺织、食品五大支柱产业。 第四是对交通项目的建设,主要有川黔、襄渝铁路的修建,嘉陵江大桥、涪江大桥、朝阳桥的建设,以及各港口、码头、机场的新建和改扩建。 通过“三线建设”,重庆建立了门类较为齐备的以常规兵器制造为主,电子、造船、航天、核工业等相结合的国防工业生产体系。至1980年,“三线”新建企业加上原有兵工厂,重庆地区拥有38个军工企业和科研院所,固定资产原值达18亿元,占全市工业固定资产原值的20%。改革开放后,这些在“三线建设”时期建立的国防工业生产体系,经过调整改造,在向军民结合型转轨中发挥了巨大潜能,形成了诸如摩托车、微型车、小轿车等在全国有竞争力的拳头产品,对振兴重庆经济起着极其重要的作用。 “三线建设”时期修建的川黔、襄渝和20世纪50年代初期建成的成渝三条铁路干线与长江黄金水道,共同构成重庆对外交通的4条大动脉,再加上航空运输和公路运输,大大改善了重庆的交通状况,使重庆成为长江上游的水陆交通枢纽。便利的交通还带动了沿线经济和小城镇的发展,使重庆初步形成了规模不等、职能各异的城镇体系,对经济的发展起着重要的促进作用。 但是,由于特定的历史背景,“三线建设”在国家急于备战的情况下匆促上马,并且受到“文革”动乱的冲击和“左”的指导思想影响,因此也存在一系列问题,如规划投资综合平衡不够,配套建设跟不上,布局过于分散,盲目追求高速度,轻重工业比例失调等。这些问题,对重庆国民经济的发展也带来了一些不利影响。(田 姝)

Memoir about building the Chongqing-Xiangfan Railroad

高光成:怀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大哥   怀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大哥 高光荣,男,出生于1948年7月28日,共青团员,高中学历。1969年3月应征入伍,服役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5808部队二中队六小队。于1971年5月27日,在襄渝铁路陕西省岚皋县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施工中牺牲。 高光成 想 高光荣被评为五好战士 “三线建设”工程是我国在困难时期发起的一项著名的基础设施建设,襄渝铁路是其中的一部分,东起湖北襄樊,南达四川重庆。这项工程建设是一项拚人力、拚生命的工程,人民解放军官兵、学生民兵队和人民群众付出了太多的生命,筑就了襄渝铁路战备通道,为我国西南边区发展奠定了基础。襄渝铁路沟通了我国西南和中南的铁路网,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我的同胞大哥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建设中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 高光荣,男,出生于1948年7月28日,共青团员,高中学历。1969年3月应征入伍,服役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5808部队二中队六小队。于1971年5月27日,在襄渝铁路陕西省岚皋县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施工中牺牲。在部队,他表现英勇积极,勇于上进,吃苦耐劳,脏活、重活、累活抢着干,先后三次立功受奖,两次被评为毛主席的“五好战士”,荣立二等功一次。 襄渝铁路建设概况 襄渝铁路建设场面 襄渝铁路横贯鄂、陕、川、渝三省一市,东与汉丹、焦枝两线衔接,中与阳安、宝成铁路相通,西与成渝、川黔两线相连,是联络中国中原和西南地区的交通大动脉。在这条铁路上,数以千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学生兵(十六、七岁)和人群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襄渝铁路始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是当时中国地图上不作标记的秘密国防铁路线。 襄渝铁路建设中的女学生 1964年,毛主席发出建设大西南的号召,经铁道部第二勘测设计院于1965年12月勘测设计,确定修建襄樊至成都的铁路,称襄成铁路。1968年初,中央出于国防建设的需要,作出了先修渝(重庆)达(县)铁路、缓建成(都)达(县)段的决定。1969年底,中央确定渝达、襄成两线合一,称襄渝铁路。同年12月29日,周恩来总理召开会议,研究加快铁路建设问题。铁道兵司令员刘贤权、铁道兵西南指挥部司令员何辉燕参加了会议,会上决定,襄渝铁路于1972年铺轨通车。 襄渝铁路是按国家Ⅰ级标准、以“进山、分散、进洞”的战备需要进行设计的,于1974年9月竣工。建成后的襄渝铁路起自襄樊,经莫家营、谷城、十堰、白河、旬阳、安康、万源、达县,全长915.6公里。 建在遂道旁的小站 襄渝铁路共部署了8个师、6个师属团、2个独立团,共23.6万兵力。鄂、陕、川三省动员大量民兵配属铁道兵各师施工。1971年襄渝铁路进入施工高潮时,湖北省动员民兵14万,陕西省动员民兵和学生15万,四川省动员民兵30万,三省总计动员民兵59万,加上铁道兵23.6万兵力,军民筑路大军共达83万兵力。 襄渝铁路沿线山高峰险,川大流急,穿过武当山、大巴山和华蓥山,在仙人渡、旬阳和紫阳三跨汉江,七过将军河,三十三次越过后河,在北碚横跨嘉陵江。全线有隧道405座,其中长达3000多米的隧道12座,5000米以上的隧道2座;有桥梁716座,最高的达78米,最长的达1600多米。桥隧长度占线路总长的45%。襄渝铁路沿线地质复杂,许多地段上旁悬崖,下临深涧,有36座车站股道不得不建在桥上或延伸到隧道里。襄渝铁路的建成,是我国筑路史上的壮举。 高光荣烈士临时墓地 铁道兵在襄渝从湖北省郧县胡家营到白河县松潭沟,为铁13师;从白河县松潭沟到旬阳县,为铁10师;从旬阳县到安康县,为铁11师;从安康县到紫阳县高滩,为铁2师;从紫阳县高滩到镇巴县,为铁6师;从镇巴县到四川省宣汉县,为铁8师。在紫阳县境内,还有铁7师的部队。有5个铁道兵师的师部先后设在陕西境内:铁13师(白河县)、铁10师(安康县)、铁11师(安康县)、铁2师(紫阳县)和铁8师(紫阳县毛坝镇)。铁道兵兵部还向陕西段调来了铁1师第2团、铁5师第23团、铁14师第70团、铁12师第60团,进行兵力支援。襄渝铁路陕西段的铺轨任务由铁1师、铁5师和铁7师完成。陕西省共有两届25800名初中毕业学生作为知青上山下乡的一种形式,参加三线建设修建襄渝铁路,其中女学生5129名。25800名学生共编为141个连队,其中女子连队26个,配属于铁2师、铁10师和铁11师,后来有几个连队改属了铁1师。学生民兵连队当时在襄渝铁路建设工地一般被简称为“学兵连”。 在襄渝铁路即将接轨通车,绝大部分桥隧工程已经完工的情况下,1973年4月,10000名1969级学生民兵退出了三线建设战场,政府给分配了工作。1973年7月,15000名1970级学生民兵退出了三线建设战场,政府给分配了工作。从1970年8月到1973年7月,25000名陕西学生民兵共在襄渝铁路上奋战了将近三年。 大哥所在的部队 高光荣烈士之墓 1970年10月至1978年6月历时7年零7个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第2师参加襄渝铁路建设。2师代号:5752部队,6团为:5806部队,7团为5807部队,8团为5808部队(2师回国后所属8团归建),9团为5809部队,10团为5810部队。 根据大哥生前留下的部队番号,经查阅大量资料对照,大哥生前所在部队为铁2师8团2中队6小队。部队公开的代号是:铁2师为5752部队,8团为5808部队,大哥所在部队的番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5808部队2中队6小队”。 铁2师承担的建设任务是从安康县到紫阳县高滩段的铁路建设,这一段也是襄渝铁路中难度最大、付出的代价最大的一段铁路。不说当时的施工条件怎么样,根本谈不上用技术去修建战备铁路,就是用人力、用铁锤钢钎砸开一条血路。 从安康县至紫阳县高滩段为松散粘性碎石土类,主要分布于汉江、任河、蒿坪河及主要支流两岸斜坡凹槽地带。以全新统冲积、洪积和坡积层为主,粉质粘土、岩屑相混合,粘土与碎石、粘土与岩屑之比为1∶1,厚度一般为2—21m。海拔100——2522米。在降雨作用下山体斜坡凹槽的坡积、残积物遇水极易处于饱和状态,失重后易产生滑坡,加之下伏岩质多为泥质板岩、千枚岩等易滑地层,由于上述原因,松散粘性碎石土类分布地区成为滑坡、泥石流多发地区。 1971年5月27日,大哥和战友们与往常一样,出工清理头一天放炮炸松炸碎的岩石,人们为了工程进度,一早来到工地上,热火朝天,干劲十足的忙活动起来,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意外就在眼前。悬在遂道洞顶的一块巨石猛然滑落下来,砸中了我的大哥。据大哥的战友王华玉讲,石头砸中了大哥的左肋,肋骨当时就断了三根,其中有一根骨头扎穿了大哥的肝叶,血流不止,虽然经过抢救,但还是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大哥和战友王华玉是同村人,又是同一年参军入伍的,关系相当好。 王华玉讲,大哥牺牲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毛主席那句经典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牺牲时还未满23岁。 大哥魂灵的归宿 岚皋县县城 大哥的牺牲,对我们家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因为他是长子,虽然那是一个极其困难的年代,但他是我们这个家的顶梁柱,在于婆婆、父亲和母亲来说,无疑于比房屋塌了还恐怖。 爷爷婆婆心疼的是长孙子,我爷爷去世得早。大哥是婆婆带大的,他是婆婆的一口气。对于大哥的牺牲,我无法用文字表述婆婆那种悲伤的的心情,婆婆当时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她为大哥的牺牲真正是流干了眼泪,头些年,婆婆每天都要嚎啕大哭几场。周围的乡邻乡亲听到婆婆的哭声,也不知不觉的跟着流泪。直到1979年去世,每年都还在哭喊着大哥的名字。 大哥牺牲后,部队的首长到我们家里来了,据说是来的一位团长。 当时,我才8岁,正上小学二年级,山里娃没见过世面,非常胆怯,从门缝里看见了两个解放军,依稀的记得那个团长有点胖,长得白净,讲普通话,还有一个警卫战士。他们亲手把大哥的遗物(主要是部队衣物)交给了我的母亲。 多年以来,我们一家人时时刻刻都在想念大哥,不知道他的尸骨埋在何方。2016年,我通过陕西省安康市民政局提供的线索,找到了岚皋县民政局,了解到了最终安葬当年烈士们的陵园。6月8日,我和六十多岁的姐姐、姐夫乘火车在安康市火车站下车(为双轨电气化铁路,2016年2月将陕西至重庆铁路规划为高铁),临晨4点多,我们换乘个体面包车前往岚皋县。到达岚皋县时天刚亮,我们买了一些早点,边走边打听县民政府局所在地。等到上班后,我们一行3人来到县民政府局优抚股,工作人员问明情况后,给予了热情接待,并安排一名股长和一辆专车,专程送我们3人前往岚皋县革命烈士陵园。 岚皋县革命烈士陵园位于汉江以北大道河镇附近5公里的老庄子革命烈士陵园。始建于1972年,占地面积1亩(墓地),陵园面积不少于10亩,安葬着中国人民解放军5808部队为修建襄渝铁路而献身的21位烈士。2013年,岚皋县委、县政府决定对烈士陵园进行整修,新建了“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在纪念碑的左边修建一灵堂,供当地居民祭奠用,右边修建一个接待大厅,专供接待革命烈士家属前来悼念。 纪念碑的背后,是安葬21位烈士的墓地。21位烈士的坟茔是用黑色大理石镶钦而成,正面立一块黑色大理石碑,上刻一枚红五角星,在五角星的下方刻“某某烈士之墓”。烈士陵园外围用清砖仿古建筑做围墙,陵园的规模不算大,但看起来庄严肃穆、整洁有序、青山环抱、风景优美! 烈士精神光照千秋 岚皋县革命烈士陵园 大哥是在原安康县(现为安康市)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施工中牺牲的,修建这个遂道共牺牲了5位战士。战士们牺牲后,所在部队与当地政府决定就在胶腊坡遂道旁临时安葬,修建了临时坟茔。 襄渝铁路全线通车后,为了纪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人民解放军战士,铁路沿线以县级为单位均修建了烈士陵园,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烈士分别迁入相应的陵园中。 据岚皋县民政局工作人员介绍,2000年以后,由于当时修建的烈士陵园处要修建大型水库,水库建成后要淹没烈士陵园,不得不再次将烈士陵园迁址,这就有了现在的岚皋县大道河镇老庄子革命烈士陵园。 时隔45年之久,我们终于见到了大哥,虽然看到的只是一堆并无任何表情的大理石,但你的音容笑貌一直展现在我们心中。你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是一个威武健壮的解放军战士,是一个孝顺听话的儿子,更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好青年。你为祖国最困难的时候开展的“三线建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你的贡献是了不起的,你的精神永存,你的灵魂永垂不朽! 在襄渝铁路岚皋县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建设中,宜昌地区牺牲了5位战士,其中兴山就有2位,现将碑文记录如下,碑文中的地址有不少笔误,我将大哥的碑文内容予以纠正: 高光荣,男,汉族,湖北省兴山县日阳乡(南阳乡)四村人(堰塘坪村),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二中队六小队战士,一九七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胶腊坡遂道。 李洪兴,男,汉族,湖北省兴山县青龙乡红升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三中队十一小队战士,一九七二年三月三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胶腊坡遂道。 胡国福,男,汉族,湖北省宜昌县黄家冲乡黄家冲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一中队五小队战士,一九七二年六月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胶腊坡遂道。 张望雄,男,汉族,湖北省当阳县前进乡合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三中队十五小队战士,一九七一年八月十六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汉江。 薛心焕,男,汉族,湖北省枝江县民主乡和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一中队一小队给养员,一九七一年十月十二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蓼叶沟。 安息吧,烈士们,历史会记住你们! 兴山县档案局(史志办) 高光荣烈士之胞弟高光成于古夫... Continue Reading →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