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moir about building the Chongqing-Xiangfan Railroad

高光成:怀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大哥   怀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大哥 高光荣,男,出生于1948年7月28日,共青团员,高中学历。1969年3月应征入伍,服役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5808部队二中队六小队。于1971年5月27日,在襄渝铁路陕西省岚皋县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施工中牺牲。 高光成 想 高光荣被评为五好战士 “三线建设”工程是我国在困难时期发起的一项著名的基础设施建设,襄渝铁路是其中的一部分,东起湖北襄樊,南达四川重庆。这项工程建设是一项拚人力、拚生命的工程,人民解放军官兵、学生民兵队和人民群众付出了太多的生命,筑就了襄渝铁路战备通道,为我国西南边区发展奠定了基础。襄渝铁路沟通了我国西南和中南的铁路网,具有极其重要的战略意义。 我的同胞大哥在这场声势浩大的建设中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 高光荣,男,出生于1948年7月28日,共青团员,高中学历。1969年3月应征入伍,服役部队为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5808部队二中队六小队。于1971年5月27日,在襄渝铁路陕西省岚皋县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施工中牺牲。在部队,他表现英勇积极,勇于上进,吃苦耐劳,脏活、重活、累活抢着干,先后三次立功受奖,两次被评为毛主席的“五好战士”,荣立二等功一次。 襄渝铁路建设概况 襄渝铁路建设场面 襄渝铁路横贯鄂、陕、川、渝三省一市,东与汉丹、焦枝两线衔接,中与阳安、宝成铁路相通,西与成渝、川黔两线相连,是联络中国中原和西南地区的交通大动脉。在这条铁路上,数以千计的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学生兵(十六、七岁)和人群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襄渝铁路始建于上世纪七十年代初,是当时中国地图上不作标记的秘密国防铁路线。 襄渝铁路建设中的女学生 1964年,毛主席发出建设大西南的号召,经铁道部第二勘测设计院于1965年12月勘测设计,确定修建襄樊至成都的铁路,称襄成铁路。1968年初,中央出于国防建设的需要,作出了先修渝(重庆)达(县)铁路、缓建成(都)达(县)段的决定。1969年底,中央确定渝达、襄成两线合一,称襄渝铁路。同年12月29日,周恩来总理召开会议,研究加快铁路建设问题。铁道兵司令员刘贤权、铁道兵西南指挥部司令员何辉燕参加了会议,会上决定,襄渝铁路于1972年铺轨通车。 襄渝铁路是按国家Ⅰ级标准、以“进山、分散、进洞”的战备需要进行设计的,于1974年9月竣工。建成后的襄渝铁路起自襄樊,经莫家营、谷城、十堰、白河、旬阳、安康、万源、达县,全长915.6公里。 建在遂道旁的小站 襄渝铁路共部署了8个师、6个师属团、2个独立团,共23.6万兵力。鄂、陕、川三省动员大量民兵配属铁道兵各师施工。1971年襄渝铁路进入施工高潮时,湖北省动员民兵14万,陕西省动员民兵和学生15万,四川省动员民兵30万,三省总计动员民兵59万,加上铁道兵23.6万兵力,军民筑路大军共达83万兵力。 襄渝铁路沿线山高峰险,川大流急,穿过武当山、大巴山和华蓥山,在仙人渡、旬阳和紫阳三跨汉江,七过将军河,三十三次越过后河,在北碚横跨嘉陵江。全线有隧道405座,其中长达3000多米的隧道12座,5000米以上的隧道2座;有桥梁716座,最高的达78米,最长的达1600多米。桥隧长度占线路总长的45%。襄渝铁路沿线地质复杂,许多地段上旁悬崖,下临深涧,有36座车站股道不得不建在桥上或延伸到隧道里。襄渝铁路的建成,是我国筑路史上的壮举。 高光荣烈士临时墓地 铁道兵在襄渝从湖北省郧县胡家营到白河县松潭沟,为铁13师;从白河县松潭沟到旬阳县,为铁10师;从旬阳县到安康县,为铁11师;从安康县到紫阳县高滩,为铁2师;从紫阳县高滩到镇巴县,为铁6师;从镇巴县到四川省宣汉县,为铁8师。在紫阳县境内,还有铁7师的部队。有5个铁道兵师的师部先后设在陕西境内:铁13师(白河县)、铁10师(安康县)、铁11师(安康县)、铁2师(紫阳县)和铁8师(紫阳县毛坝镇)。铁道兵兵部还向陕西段调来了铁1师第2团、铁5师第23团、铁14师第70团、铁12师第60团,进行兵力支援。襄渝铁路陕西段的铺轨任务由铁1师、铁5师和铁7师完成。陕西省共有两届25800名初中毕业学生作为知青上山下乡的一种形式,参加三线建设修建襄渝铁路,其中女学生5129名。25800名学生共编为141个连队,其中女子连队26个,配属于铁2师、铁10师和铁11师,后来有几个连队改属了铁1师。学生民兵连队当时在襄渝铁路建设工地一般被简称为“学兵连”。 在襄渝铁路即将接轨通车,绝大部分桥隧工程已经完工的情况下,1973年4月,10000名1969级学生民兵退出了三线建设战场,政府给分配了工作。1973年7月,15000名1970级学生民兵退出了三线建设战场,政府给分配了工作。从1970年8月到1973年7月,25000名陕西学生民兵共在襄渝铁路上奋战了将近三年。 大哥所在的部队 高光荣烈士之墓 1970年10月至1978年6月历时7年零7个月,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部队第2师参加襄渝铁路建设。2师代号:5752部队,6团为:5806部队,7团为5807部队,8团为5808部队(2师回国后所属8团归建),9团为5809部队,10团为5810部队。 根据大哥生前留下的部队番号,经查阅大量资料对照,大哥生前所在部队为铁2师8团2中队6小队。部队公开的代号是:铁2师为5752部队,8团为5808部队,大哥所在部队的番号是“中国人民解放军铁道兵5808部队2中队6小队”。 铁2师承担的建设任务是从安康县到紫阳县高滩段的铁路建设,这一段也是襄渝铁路中难度最大、付出的代价最大的一段铁路。不说当时的施工条件怎么样,根本谈不上用技术去修建战备铁路,就是用人力、用铁锤钢钎砸开一条血路。 从安康县至紫阳县高滩段为松散粘性碎石土类,主要分布于汉江、任河、蒿坪河及主要支流两岸斜坡凹槽地带。以全新统冲积、洪积和坡积层为主,粉质粘土、岩屑相混合,粘土与碎石、粘土与岩屑之比为1∶1,厚度一般为2—21m。海拔100——2522米。在降雨作用下山体斜坡凹槽的坡积、残积物遇水极易处于饱和状态,失重后易产生滑坡,加之下伏岩质多为泥质板岩、千枚岩等易滑地层,由于上述原因,松散粘性碎石土类分布地区成为滑坡、泥石流多发地区。 1971年5月27日,大哥和战友们与往常一样,出工清理头一天放炮炸松炸碎的岩石,人们为了工程进度,一早来到工地上,热火朝天,干劲十足的忙活动起来,谁也没有想到一场意外就在眼前。悬在遂道洞顶的一块巨石猛然滑落下来,砸中了我的大哥。据大哥的战友王华玉讲,石头砸中了大哥的左肋,肋骨当时就断了三根,其中有一根骨头扎穿了大哥的肝叶,血流不止,虽然经过抢救,但还是献出了他年轻的生命。大哥和战友王华玉是同村人,又是同一年参军入伍的,关系相当好。 王华玉讲,大哥牺牲前对他说的最后一句话就是毛主席那句经典语录:下定决心,不怕牺牲……,牺牲时还未满23岁。 大哥魂灵的归宿 岚皋县县城 大哥的牺牲,对我们家是一个天大的打击,因为他是长子,虽然那是一个极其困难的年代,但他是我们这个家的顶梁柱,在于婆婆、父亲和母亲来说,无疑于比房屋塌了还恐怖。 爷爷婆婆心疼的是长孙子,我爷爷去世得早。大哥是婆婆带大的,他是婆婆的一口气。对于大哥的牺牲,我无法用文字表述婆婆那种悲伤的的心情,婆婆当时也是六十多岁的老人了,她为大哥的牺牲真正是流干了眼泪,头些年,婆婆每天都要嚎啕大哭几场。周围的乡邻乡亲听到婆婆的哭声,也不知不觉的跟着流泪。直到1979年去世,每年都还在哭喊着大哥的名字。 大哥牺牲后,部队的首长到我们家里来了,据说是来的一位团长。 当时,我才8岁,正上小学二年级,山里娃没见过世面,非常胆怯,从门缝里看见了两个解放军,依稀的记得那个团长有点胖,长得白净,讲普通话,还有一个警卫战士。他们亲手把大哥的遗物(主要是部队衣物)交给了我的母亲。 多年以来,我们一家人时时刻刻都在想念大哥,不知道他的尸骨埋在何方。2016年,我通过陕西省安康市民政局提供的线索,找到了岚皋县民政局,了解到了最终安葬当年烈士们的陵园。6月8日,我和六十多岁的姐姐、姐夫乘火车在安康市火车站下车(为双轨电气化铁路,2016年2月将陕西至重庆铁路规划为高铁),临晨4点多,我们换乘个体面包车前往岚皋县。到达岚皋县时天刚亮,我们买了一些早点,边走边打听县民政府局所在地。等到上班后,我们一行3人来到县民政府局优抚股,工作人员问明情况后,给予了热情接待,并安排一名股长和一辆专车,专程送我们3人前往岚皋县革命烈士陵园。 岚皋县革命烈士陵园位于汉江以北大道河镇附近5公里的老庄子革命烈士陵园。始建于1972年,占地面积1亩(墓地),陵园面积不少于10亩,安葬着中国人民解放军5808部队为修建襄渝铁路而献身的21位烈士。2013年,岚皋县委、县政府决定对烈士陵园进行整修,新建了“革命烈士永垂不朽”纪念碑,在纪念碑的左边修建一灵堂,供当地居民祭奠用,右边修建一个接待大厅,专供接待革命烈士家属前来悼念。 纪念碑的背后,是安葬21位烈士的墓地。21位烈士的坟茔是用黑色大理石镶钦而成,正面立一块黑色大理石碑,上刻一枚红五角星,在五角星的下方刻“某某烈士之墓”。烈士陵园外围用清砖仿古建筑做围墙,陵园的规模不算大,但看起来庄严肃穆、整洁有序、青山环抱、风景优美! 烈士精神光照千秋 岚皋县革命烈士陵园 大哥是在原安康县(现为安康市)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施工中牺牲的,修建这个遂道共牺牲了5位战士。战士们牺牲后,所在部队与当地政府决定就在胶腊坡遂道旁临时安葬,修建了临时坟茔。 襄渝铁路全线通车后,为了纪念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人民解放军战士,铁路沿线以县级为单位均修建了烈士陵园,在襄渝铁路建设中牺牲的烈士分别迁入相应的陵园中。 据岚皋县民政局工作人员介绍,2000年以后,由于当时修建的烈士陵园处要修建大型水库,水库建成后要淹没烈士陵园,不得不再次将烈士陵园迁址,这就有了现在的岚皋县大道河镇老庄子革命烈士陵园。 时隔45年之久,我们终于见到了大哥,虽然看到的只是一堆并无任何表情的大理石,但你的音容笑貌一直展现在我们心中。你是一个英俊、帅气的小伙子,是一个威武健壮的解放军战士,是一个孝顺听话的儿子,更是一个勤奋好学的好青年。你为祖国最困难的时候开展的“三线建设”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你的贡献是了不起的,你的精神永存,你的灵魂永垂不朽! 在襄渝铁路岚皋县大道河镇胶腊坡遂道建设中,宜昌地区牺牲了5位战士,其中兴山就有2位,现将碑文记录如下,碑文中的地址有不少笔误,我将大哥的碑文内容予以纠正: 高光荣,男,汉族,湖北省兴山县日阳乡(南阳乡)四村人(堰塘坪村),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二中队六小队战士,一九七一年五月二十七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胶腊坡遂道。 李洪兴,男,汉族,湖北省兴山县青龙乡红升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三中队十一小队战士,一九七二年三月三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胶腊坡遂道。 胡国福,男,汉族,湖北省宜昌县黄家冲乡黄家冲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一中队五小队战士,一九七二年六月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胶腊坡遂道。 张望雄,男,汉族,湖北省当阳县前进乡合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三中队十五小队战士,一九七一年八月十六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汉江。 薛心焕,男,汉族,湖北省枝江县民主乡和村人,生前是中国人民解放军五八0八部队一中队一小队给养员,一九七一年十月十二日在修建襄渝铁路中牺牲于蓼叶沟。 安息吧,烈士们,历史会记住你们! 兴山县档案局(史志办) 高光荣烈士之胞弟高光成于古夫... Continue Reading →

Memoir of a Third Front couple in Junxian County, Hubei

三线好人,那曾经的芳华岁月 文 | 邓龙 楔子 三线,曾经是个艰苦环境的代名词。当年在“好人好马上三线”,“备战备荒为人民”的时代号召下,有四百万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成千万人次的民工,打起背包,跋山涉水,来到祖国大西南、大西北的深山峡谷、大漠荒野,他们风餐露宿、背扛肩挑,用艰辛、血汗和生命,筑起了共和国的国防钢铁长城。半个世纪过去了,回首往事,现在还有多少人记得那些三线好人? 老照片:李运清与妻子夏范桃结婚纪念照 坐在我面前的两位年逾八旬的白发皓首老人,从他们洪亮话语和烁灼的精神头来看,这对一起走过钻石婚的老夫妇,比实际年纪要年轻些许。 这对老夫妇把自己的一生献给了三线建设,真正践行了三线人“献了青春献终身,献了终身献子孙”的誓言。2017年农历正月,笔者应邀采访了两位三线老人,被他们的三线情结深深感动。 从学徒工到秘密参加核工程建设 1948年的农历新年过后,年仅13岁的李运清从武汉近郊的黄陂县(今黄陂区)乡下来到武汉私人工厂当学徒,那时候的学徒先要学会伺候师傅。早上天麻麻亮就得起床烧水做饭,先给师傅沏上茶水,再给师傅倒好洗脸水,再就是去做早饭,等着师傅起床用餐。 这样的日子熬到第三年,即1951年,时年16岁的李运清学徒还没满师,这家私企却关门倒闭了,李运清不得不流落街头。他本可以跟着同伴回乡下去,但个性倔强的他觉得出来几年也没混出名堂,这样回去多没面子,于是,他留在武汉街头,继续四处找工作。李运清的坚持得到了回报,恰在此时,遇上武汉市劳动局为3303兵工厂代为招工,于是,李运清跟着200名学徒走进了中南军区3303兵工厂。那时劳动局为企业代为招工,并非硬性分配指标,用人企业在试用期满对学徒进行考核,考试合格的留下转正,不合格的退回去。一年后,当初进入3303工厂的两百名学徒经过严格考核,只留下一半人,剩余的一半退回社会。李运清又是幸运的,他被作为合格的职工留在3303厂,从此便与军工企业朝夕相伴了六十多年了。 李运清当过私企学徒,受过窝囊气,遭遇过失业之苦,因此在新企业中勤奋工作,积极肯干,为人厚道,拿现在的话来说就是高调做事,低调做人。 1960年,李运清与老家青梅竹马的姑娘夏范桃喜结良缘。当年,总后勤部科学院某军工厂急需技术人才,由于李运清的出色表现和过硬的业务水平(被评为6级电工技术职称),新婚燕尔的他被总后勤部从武汉抽调来到北京代号309信箱的某军工厂。 1962年,李运清因为政治合格,技术过硬,做为军工厂的两名代表进入西北罗布泊,参加了中国核武器基地工程建设,并遵守对国家机密的保密承诺:“活着藏在心里,死了带进棺材里”。这段光荣的历史,几十年来他从未向任何人吐露过此事。 谁不想留在首都北京,可撇下家里的老婆婆谁管? 1965年,李运清喜得闺女,老李心里高兴的像吃了蜜,他多想天天陪着她们母女,可是北京的工作离不开。他一个人远在北京工作,家安在武汉乡里,夫妻分居,天各一方。每每下班回到宿舍,对家人对妻子和孩子的思念与日俱增,夫妻团聚的想法只能化作一封封家书,每年只有春节全家人才能团聚。为此,李运清多次打报告要求调回武汉3303厂,但309信箱的军工厂领导都没有批准。 50年代的老照片:曾经属于他们的芳华 那时候能在首都北京工作,是很多人梦寐以求的事情,包括现在也是一样。当年,位于北京309信箱的总后某军工厂属于保密单位,对人员调动管控很严,为防止泄露机密,工厂人员调动实行管控,想调进来非常难,想调出去更是难上难。 李运清的妻子夏范桃每年都要不辞辛劳地北上去首都309信箱的军工厂探亲,住上十天半月。夏范桃一来就找厂党委书记软磨硬泡要求调回丈夫,书记说要不你来做临时工,不就解决了团聚问题?谁不想留在首都北京,可是家里撇下老婆婆谁去伺候?夏范桃可不想背上不孝的名义。夏范桃不简单,虽然认不得几个字,但她当年可是黄陂县花石乡有名的铁姑娘,还担任过大队的妇联主任。 夏范桃的父亲是1949年的老党员,解放前在武汉南洋兄弟烟草公司做香烟配料工作,武汉解放时候,老板吓跑了,按照地下党的要求他带领工人们保护烟草公司的厂房设备,直到人民政府来接管。他在烟厂干了一辈子,多次将调工资的指标让给家境困难的工友,自己八十年代退休后的工资还没有后进厂的学徒高,这样的父亲教出的子女能不优秀吗? 五十年代,为了支援老家的农业生产,夏父将自己工资带头捐献给生产队办水利,买种子农药。那年月买不到化肥,夏范桃就去烟厂动员父亲,说服厂领导,为队上低价购买烟厂的下脚料,作为有机肥料,拉了一车皮烟灰,倒进农田,当年连盛行乡里的蚂蟥都没有了,第二年庄稼喜获高产丰收,夏范桃功不可没。 时间一晃到了1968年,夏范桃又来北京探亲,这次她打定主意一定要想办法将爱人调回武汉,一家人好团聚。功夫不负有心人,这一次她打听到有个人的家属在309信箱单位,工作却在武汉3303厂,而且那个人与李运清一样都是电工。这一下,309信箱单位的领导终于同意双方对调。年底,夫妻俩终于在武汉3303厂团聚了。 那时候人的思想很单纯,即使首都北京也不稀罕,只恋着家乡。 副业搞得好,工作也有劲头 1969年,武汉3303厂。武汉的家刚刚焐热,三线建设的号角吹响了。李运清回家同爱人商量,厂里号召支援三线建设,夏范桃啥也没说,埋头收拾行李,第二天就举家迁往郧阳地区(今十堰)均县(今丹江口市)的2385工程筹建处。 3602老厂遗址 1970年,均县2385筹建处。初来乍到的李运清一家经过一年的磨合,不但适应了鄂西北山区的生活,而且很快喜欢上了这里。原来,勤快的老李两口子看中了房前屋后的几块荒地,他们利用工休时间,开荒种菜,养鸡养鸭,搞副业,改善一家五口的生活。 均县山高水长,森林覆盖率高,气温冬暖夏凉,非常适合居住。从此,李运清一家就在这里安下了小窝,过上田园牧歌般的清贫生活。 1973年,当幺女出生的时候,李运清一家已经七口人,上有老娘,下有四个儿女,一大家子人要吃饭,老李的担子不轻。这时,工厂领导考虑到老李家困难多,就安排夏范桃到食堂工作,一家人吃饭问题总算解决了。 采访中,李运清一直还在念叨说,在山里,副业搞得好,工作也有劲头,工作和副业两不耽误。他和爱人都是来自农村,没有别的嗜好,但他们对土地有一种说不出的挚爱。他俩喜欢种菜搞副业。春天的韭菜、土豆、包菜;夏天的瓜豆、苋菜、茄子;秋天的萝卜、白菜、芹菜;冬天的胡萝卜、菠菜和上海青,哪一样都少不了,哪一样都长的好。 老李夫妇用鸡鸭粪上菜园,用产出的菜叶喂鸡鸭,有时还到附近的堰塘里捞鱼虾、河蚌伺喂家禽,这样的生态种养循环模式带来的效益也是可观的,一家人青菜不用买,鸡蛋不用买,鸡鸭鱼肉不用买,自家吃的好,还能节省许多开支。 榜样的力量是无穷的,在老李家的带动下,周围许多职工家属纷纷搞起副业,既合理利用了荒地资源,又解决了吃菜的问题。这在三线建设之初,几乎所有的三线厂都出现过这种事情,这是发扬南泥湾的精神——自力更生,丰衣足食。 后来当地老乡编了几句顺口溜,“军工厂里真奇怪,不学大庆学大寨,松树林子种白菜”。其实,当地老乡们的种菜手艺还赶不上军工厂的老李他们。 李运清和老伴不但在副业上搞的好,在工作上也是业务骨干。3602工厂二三工区需要建设两所配电室,他带着一班年轻的学徒工参加安装调试,没日没夜地干,直到安全交付使用。 1979年7月,经武汉军区后勤部工厂局批准,工厂自筹材料开始建设电影院,1981年主体完工,电影院内部线路、灯光、音响、电扇等安装调试工作交给了李运清所带的机电科电工班。当时没有安装图纸,自己设计自己安装。李运清白天扎在工地,晚上回家画图计算,一连搞了二十多天,终于在元旦前完成施工任务,交付使用。 从此,厂里的职工家属告别了露天电影院,不管刮风下雨都能观看电影了。 夏范桃在食堂上班做早点,经常夜里三四点就要起床去食堂发面做面点,为丰富职工家属的早餐,她苦干勤学,除了做好馒头、包子、花卷,还学会做欢喜坨、发糕等面点。不但自己做,还带徒弟,早出晚归,她在后勤食堂的工作表现,也是人人伸大拇指。 小孩就像一棵小树,不但要浇水施肥,还要勤管护 工作上严谨,家庭教育方面也严格。李运清对四个子女讲了四句话,“尊敬师长、热爱劳动、服从安排、要求进步”。要求他们上班提前10分钟到岗位,工作上不挑不拣,服从领导安排,积极进步。他经常不定期地回访四个孩子的工作,哪里做的不好,回家了就要开家庭会议,严厉批评,帮助孩子们改正错误。总之,他对子女要求就一个字——严,严厉的背后却是爱护。他经常讲小孩就像一棵小树,不但要浇水施肥,还要勤管护,莫让大风刮歪了。 严师出高徒,1990年代,他的四个子女有两个先后入党,两个儿子分别担任一、二车间的团支书,工作开展的很红火。四个儿女个个都是单位的业务尖子,即使后来工厂破产倒闭,他们外出打工,那也个个是私企老板手下的得力干将。 2017年李运清与妻子夏范桃合影 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捐助非亲非故的倒舍得,图个啥? 李运清和老伴在生活上保持着传统和节俭,在工厂效益好的时候,他们家有六个人工作,按说家境还算殷实,但在吃穿用方面却很“抠门”。能不花的尽量不花,能节省的尽量不浪费。但听说哪里闹水灾、地震等灾害,他们总能第一时间捐款捐物。 1998年,遭遇特大洪灾。长江、嫩江、松花江同时爆发百年一遇的洪灾,全国共有29个省(区、市)遭受了不同程度的洪涝灾害,受灾最重的江西、湖南、湖北、黑龙江四省份。当时工厂号召全厂干群捐款捐物,支援灾区。李运清和老伴带头捐款600元,还发动四个子女到各自单位捐款。此事经当时的《郧阳日报》报道,引起不小的反响,但也有风凉话,看他们一家平时那么节俭,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捐助非亲非故的倒舍得,图个啥? 这话传到老李老俩口耳朵里,老俩人听过相视一笑,该干嘛还干嘛。后来汶川发生地震,退休后的老李和老伴又捐款捐物,支援灾区建设。做父母的表率作用促使四个孩子积极参与社会慈善活动,不管他们在哪个单位,只要有需要帮助的人,他们都会积极倡议。 全家福 青春芳华绽放在三线山区 上世纪九十年代,李运清夫妻俩相续退休,离开了战斗多年的工作岗位,后来随着总厂战略转移进了城。进城后仍然保持山里的好传统,对孩子们的教育不放松,经常唠叨他们,进城了也不能贪图享乐,工作上更要严格要求自己,生活上也不能大手大脚,该节俭的还是要节俭;遇到小区需要济贫帮困的事,老两口总是伸出援助之手。 2008年5月的一天,李运清夫妇在电视上看到四川汶川发生8.0级地震,震区路断房塌、人员伤亡,损失巨大。老两口看着电视眼泪直流,晚上就召集四个子女开会,要求积极响应国家号召,为灾区捐款捐物。当时,老两口退休工资并不高,两人一商量还是拿出一部分退休工资,捐献给了灾区。后期,随着天气变冷,灾区缺衣缺被,他们又主动捐献棉衣棉被,这种持之以恒的扶危济困的正能量,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眼前这两位面带慈祥的和善老人,用一生投身到鄂西三线建设中,他们得到什么呢?至今仍然住在军工社区的老房子里,家具基本上还是从山里带出来的,沙发还是那种老样式,狭小的客厅里摆着两只小马扎,迎面墙上贴着毛主席像,旁边挂着老相框,整齐地摆放着老照片,屋里挂着一只15瓦的灯泡……我被他们的节俭折服了。 从十六岁进入军工系统,他们的青春芳华绽放在建设三线的路上,苦啊累啊的话语,很少听见他们说出来,反倒听到他们多次提到“山里好搞副业,日子过得踏实”这样的话语。他们以苦为乐,过着平凡而踏实的生活,到如今他们走过了近七十年的苦乐年华,始终与三线军工厂朝夕相处,从未离开。 岁月悠悠,长路漫漫,“献了青春献子孙,献了子孙献终身”,他们守卫着三线人的初心,践行了三线人的誓言,他们是三线好人。 原文網址:https://kknews.cc/history/gakq9x8.html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