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story of a factory in Huaying, Sichuan

广安:三线建设,华蓥山脉崛起的工业传奇 2020年05月22日15:19    来源:广安在线    手机看新闻 【字号 大 中 小】【留言】【论坛】【打印】【关闭】   编者按: 红火、凋落、荒废到如今“复活”蜕变,三线建设在广安留下了不朽的时代烙印。如今,广安再出发,在“三线精神”的指引下,在追梦路上砥砺前行。 即日起,广安日报将持续推出《广安:三线建设,华蓥山脉崛起的工业传奇》系列报道,重现当年广安三线建设的辉煌历史,让这笔物质财富、精神宝藏被世人铭记,永不褪色。敬请关注。   五十载斗转星移,半世纪沧桑巨变。 20世纪60年代,随着党中央一声令下,来自全国各地数百万名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民兵,怀着为国防军工事业奉献青春与生命的热情,积极投身到三线建设的伟大事业中。这其中,就包括支援广安三线建设的广大人员,他们扎根华蓥山深处,用艰辛、汗水和付出,奏响了现代工业机器轰鸣的美妙乐章。 如今,半个多世纪已经过去,曾经驻扎广安的三线军工企业已全部搬离,但“三线精神”却传承了下来。在广安市三线工业遗产陈列馆内,一件件当时的生产工具和产品有序摆放着,散发出沉甸甸的历史感;制作精良的场景模型还原了当时的生产场景,向人们诉说着那段峥嵘岁月……   挺进广安 三线建设掀热潮 三线建设,有着特殊的历史背景和使命。 20世纪60年代,我国面临严峻的国际国内形势,以毛泽东主席为核心的党中央作出果断决策,在我国西南、西北广大地区开展涉及国防、交通、能源、科技等领域的大规模基础设施建设,史称“三线建设”。 作为西南地区三线建设的重点区域之一,党中央先后在川渝地区部署了核工业基地、兵器基地、成昆铁路、攀钢等重点项目,而广安(原广安县)作为一个小县城,如何受到党中央青睐,被纳入三线建设布局之中? “这与广安特殊的地理位置有关。”市博物馆馆长、副研究员唐云梅表示,广安位于川东丘陵与平行岭谷两大地形区间,地貌类型基本为山地、丘陵、平坝,山地集中分布于华蓥山一带,嘉陵江、渠江迂回曲折,沟谷纵横分割,十分符合三线建设“靠山、分散、隐蔽”的选址方针。 1965年2月,党中央批准了《关于以重庆为中心常规武器配套规划情况的报告》,要求沿川东北一线华蓥山山脉在广安等地建设迫击炮、引信、光学仪器等生产厂9个。 1965年至1966年期间,华蓥山作为重庆常规兵器工业的川北一线建设基地,五机部先后在此开工建设国营金光仪器厂、国营华光仪器厂、国营明光仪器厂、国营红光仪器厂、国营永光仪器厂、国营兴光仪器厂、国营江华机器厂7大军工企业,此后又增加建材部企业国营西南玻璃厂以及小三线企业国营长城机器厂、国营燎原机器厂。至此,广安三线建设正式拉开序幕。 在“备战备荒为人民”“好人好马上三线”的时代精神感召下,成千上万的工人、干部、知识分子、解放军官兵和民兵打起背包,跋山涉水,来到华蓥山,用无私奉献的精神和顽强的意志,在广安这片土地上掀起火热的建设浪潮,开启了一段崭新的时代篇章。   克难攻坚 矢志不渝讲奉献 原国营华光仪器厂退休职工李国铭依然记得刚来到华蓥山的情景。 1965年5月,25岁的李国铭乘坐西安到成都的卧铺入川,辗转到重庆后,又坐了9个小时的汽车才来到华蓥市天池镇。“汽车一路沿着华蓥山西侧的山腰行驶,道路弯曲且坑洼不平,路边就是万丈深渊,稍有不慎就车毁人亡。”李国铭回忆说,由于坐了一天的车十分疲惫,到达后他很快就入睡了。 第二天早上起来,李国铭才认真打量起自己工作的地方。“位于华蓥山半山腰上的山沟之中,东侧是海拔1200多米的华蓥山顶,西侧就是天池湖。”李国铭说,他所在的国营华光仪器厂不靠城、不靠镇、不靠村,用电只能靠柴油机发电,蔬菜粮油等生活物资则由卡车通过一条简易公路运来。 由于工厂还在建设初期,李国铭只休息了一天,就和其他工人一起投身到“三通一平”建设中。“广安当地政府极其重视三线建设,调动了200多名农民工参与其中。”李国铭告诉记者,他的主要工作就是把炸开的石头抬走,而一块石头往往有三四百斤重,一天下来,他常常累得话都不想说。 施工过程中,最困难的是供水问题。除了国营永光仪器厂、国营西南玻璃厂、国营华光仪器厂外,其他工厂在建设中都被供水问题困扰。 国营红光仪器厂面临的供水问题尤其严重。建厂初期,国营红光仪器厂依靠钻探队打出的两口深井,以及在厂区附近猴儿沟取用地表水,勉强能保证工业和生活用水。 但由于华蓥山地质复杂,地下水渗漏严重,到了1976年,国营红光仪器厂又面临供水短缺难题。“我们只好想方设法修建引水工程。”原国营红光仪器厂退休职工赵裕荣说,工厂抽调了中层干部、技术人员共25人组成引水办公室,历时6个月跑遍广安县13个公社,调查了江河、地下、地表14个水源点。 经过反复测量和设计,最后选定在桂兴公社东南侧山窝洞坪S414号泉水处建设引水工程。该地距国营红光仪器厂11公里,海拔595米,水源管线全长8.5公里,要经过3处山口,穿越主干道公路4处,需打隧洞3个,建6米以上大型管墩30个,挖管线沟最深达7米。“施工现场不通公路,全靠人拉肩扛,整个工程耗费建材3100吨。”赵裕荣说,工程耗时一年半,投资110余万元,其复杂性、艰巨性在基建中实属少见。 除了供水,厂房建设也面临原材料短缺的问题。在厂房建设中,为保证厂房主体顺利施工,建设者们采用“边设计、边施工、边备料”的方法进行,不得不付出更多体力和时间。 工地缺少金属配件,就派人到重庆、南充等地工厂收购边角余料;缺少大型锻炉、锻压设备,就在铁匠铺的热炉上完成超大件锻压加工;基础工程缺乏钢材,就在华蓥山开凿条石,代替钢筋混凝土和青砖;砌地基的片石供应不上,建设者们就利用休息时间到河沟拣鹅卵石…… 夏季蚊虫多,饮食不习惯,让当时参与三线建设的大部分人不适应。“头顶一线天,脚踩乱石滩;住茅草房,歇油毡棚;睡楼角,照蜡烛;吃咸菜饭,喝山泉水。”是当时生产生活的真实写照。 但是无论条件多差,环境多恶劣,支援广安的“三线人”没有一人退缩,正是凭着他们钢铁般的意志,无私无畏的奉献精神,在广安大地上创造出一个又一个工业奇迹。   成就斐然 军民产品耀全国 作为重庆常规兵器工业的配套基地,广安三线军工企业肩负着国防建设的重任,为国家输送武器弹药是其天然使命。在艰苦的条件下,广安三线军工企业为国家生产了军用光学仪器、引信、军用玻璃、枪弹四大类120余种军用产品,为我国的国防事业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原国营华光仪器厂副总工程师谢永康依然记得74式激光测距仪的研发过程。 “74式激光测距仪是为解决炮兵测量距离而研发的装备,曾在对越自卫反击战中发挥重要作用。”谢永康说,该产品所有结构和标准全部按照部队的实战要求进行研发制造,制造过程要经过总体设计、光学加工、激光试验等一系列程序。由于国内没有一家单位制造过类似的仪器,因此在研发过程中没有参考标准,全靠自主设计和试制。74式激光测距仪还在1978年第一届全国科学技术大会上荣获“科技贡献奖”,成为国营华光仪器厂最具代表性的军用产品,凝聚了广安“三线人”艰苦奋斗、开拓创新的精神品质。 自1973年起,广安三线军工企业就已经开始试制民用产品,到1978年邓小平正式提出“军民结合,平战结合,军品优先,以民养军”的十六字方针,三线军工企业遂由按计划生产军品的单一体制转变为计划生产军品与市场调节生产民品的双轨体制,开始研发光学器械、机械仪器、射击器材、生活杂件四大类270余种民品。 这其中最具代表性的是射击器材类的环球牌4.5毫米气枪弹。 长期以来,在国际国内射击比赛中,我国射击队队员一直用的是西德气枪弹,国内射击弹材生产则是一片空白。“军转民”后,党中央决定自主研发射击弹材。 历史的重任落到了国营燎原机器厂头上。“当时,只有2000发西德气枪弹样品和一张滚光机照片,一无图纸、二无任何技术资料、三无设备、四无投资,可谓一穷二白。”参与枪弹研发的车间技术员彭科群道出了研发过程的艰辛,承担任务的单位分秒必争、日夜奋战。工具、量具坏了,工具科、检验科立即“开绿灯”;机床坏了,机修工人马上到现场。身在第一线的工人,大部分自觉早上班、晚下班,中午吃饭都不回家,由家里人送,边吃边生产。 正是在科研人员和工人废寝忘食的不懈努力下,环球牌4.5毫米气枪弹终于研发成功。1979年第四届全运会上,浙江射击队女运动员吴小旋首次使用环球牌4.5毫米气枪弹参加比赛,击败了众多名将,一举夺得金牌。从此,环球牌4.5毫米气枪弹在全国声威大震。 从三线建设大军挺进广安,到产品响彻全国,广安为国家三线建设作出了巨大贡献。如今,广安三线建设精神,仍在延续!(梁馨 记者 龙俊帆 刘婧) 来源:广安日报  

The Third Front in Yibin, Sichuan

[行进四川]宜宾:两代人的三线建设 现代版愚公移山 【http://www.newssc.org】 【2015-02-02 15:02】 【来源:四川新闻网】 两代三江人接受记者采访,图为夏正根、夏志勇父子。    四川新闻网宜宾2月2日讯(记者 易友波 实习记者 宁俭利)上个世纪六十年代,国家启动三线建设,将国防军工产业批量转移至西部地区。如今,时光跨越半个世纪,一代又一代的三线建设者们依然在坚守、在奉献,以“三线精神”谱写出现代版“愚公移山”的新篇章。在四川宜宾,三江厂就是这么一个缩影。   宜宾市翠屏区的上江北,云集五粮液、宜宾纸业等全国闻名的大型国企,是宜宾工业的重地。但作为三线建设产物的三江厂却鲜为人知,甚至在很多宜宾本地人的印象中,它只是一个普通的机械厂。   三江厂——宜宾三江机械有限责任公司,也被称为三江机械厂,隶属于中国航空工业集团公司,是航空机载设备定点研制生产企业,也是宜宾目前仅有的两个国防军工系统央企之一。   1965年,上千名建设者从河南、湖南、上海等地汇聚到四川宜宾,建成了三江厂。三江厂从无到有,几经兴衰再到如今的辉煌,50年来,为国家实现“九天揽月,五洋捉鳖”伟大工程做出了积极的贡献,民品市场占有也实现了从零起步到行业领先。   近日,四川新闻网记者行进三江厂,听三线建设者们讲述在宜宾的三线故事。 图为三江厂厂区大门   建设三线 “摇晃楼”里的匆匆岁月   要进入三江厂,先得穿过一片略显陈旧却极富时代气息的生活区,而后便可以看见大树掩映着的厂区大门,“航空报国、强军富民、敬业诚信、创新超越”几个蓝色大字树立在一旁的大楼顶上。两行大树苍翠而笔挺,夹道延伸向里,一个个身着蓝色工装的身影步履匆忙。   头发花白,目光炯烔有神,脸上总是挂着笑容,言谈间神采飞扬,69岁的杨力涛在三江厂已经工作了五十年,看着三江厂从“呱呱坠地”一直到如今的“风华正茂”。   杨力涛是哈尔滨人,1963年从哈尔滨航空技工学校毕业后,舍近求远进入河南新乡一一六厂,当上一名检验员。“厂里的检验科长张毅找我谈话,就说我们要支援三线,在四川包建一个企业,问我愿不愿意去。我说:‘只要组织需要,我到任何地方去都行’。”   1965年11月,杨力涛把厂里发的蚊帐、雨靴和几件衣服装进一个大木箱子,前往完全陌生的三线城市。   当时绝大多数的三线建设者和杨力涛一样,对于国家的号召毅然响应。1965年到1966年期间,河南一一六厂等地的几百号人分成几批相继前往宜宾,投身三线建设。   “我们来的时候,厂子基本上已经盖好了。当时大家住的是木楼,我们叫它‘摇晃楼’——只要有人上下楼,整栋楼都会摇晃。”杨力涛回忆说,像这样的房子当时有十来栋,住不下的就住在“俱乐部”里,在里面用竹席子一搭就是家,再一拦就是另外一家。   现在的三江厂所处位置,当年还是一座散布着坟堆的荒山。开荒拓地,挖土破石,砌墙盖瓦……历经半年左右的仓促建设,1965年8月,只有几栋简陋厂房和“摇晃楼”的三江厂诞生了,就是杨力涛口中的“基本盖好了”。   而对于同样来自北方的彭明智来说,让他最苦恼的是南方一连半个月阴雨的天气和高强度的工作。 1965年三江厂厂区全景(资料图)   1966年元月份,彭明智带着妻儿同厂里一批三线建设者,坐着火车从河南一路“晃”到了四川宜宾。刚到不久,彭明智一家人都出现了水土不服的现象,一个接一个的发烧感冒。   当时不到半岁的三江厂已经处于“大生产”阶段。彭明智每天早上6点就得起来,到老街上买菜后一路小跑回家劈柴做饭,一切弄好之后就得去上班。“四川阴雨特别多,柴又不干,这边火烧不着,那边小孩直叫唤,又想赶着去车间,心里急得不得了。”   舍小家、顾大家是大多数三线建设者的真实写照。背井离乡支持三线建设的他们,几乎没有时间去照顾家人。在老三江人夏正根的心里,自己亏欠家人的就太多了。   夏正根到三江厂后,妻子一个人在江西老家既要忙地里又要照顾一家老小。“家里四个孩子和三个老人都靠她,我的工资又少,苦了他们10几年。”直到厂里为妻子安排了一份勤杂工,一家人才终于聚在了一起。   “可是来了也困难啊,一家人都要吃饭。”当时夏正根四个孩子中最大的10岁,最小的3岁。家里六个人,全家的收入就靠夫妻俩每月55元5角的工资,根本不够用。   “那个时候经常到菜市场挑最便宜的菜,甚至捡丢下的菜叶。星期天就去附近的河沟里捞点鱼虾。”在那个年代,像夏正根这样的家庭在三江厂不在少数,一种“只做奉献,不添麻烦”的执着精神,让三江人从未向地方上伸手张口,尽管地方上有意全力支持。 图为三江厂职工研制圆织机场景(资料图,摄于上世纪80年代)   奋斗三线 “三起三落”中的事业坚守   生活上的种种艰辛,没能让三江人减缓建设和奋斗的步伐,老一辈三线建设者们只要一开工,几乎都是拼了命地在投入。   在车间里做磨工的彭明智,从早上8点钟上岗一直站到晚上下班,除了吃饭的时间,很少有坐着休息的时候。   “记得有一次帮同事代班,连上了36个小时的班,回家后才发现腿已经站肿了。”说话的时候,彭明智看了看自己的腿,似乎对当年的疼痛记忆犹新。   在三江人心中,奋斗没有起点,更没有终点。身体力行是对“奋斗”的一种诠释,是对艰苦的一种抗争。   夏正根学的是锻造和冲压,在三江厂却被“赶鸭子上架”,成为一名工装设计员。从加工制造到产品设计的“穿越”,迫使夏正根不得不从零开始。   “厂里太缺人了,没办法,只能硬着头皮接着,慢慢跟着老技术们学。白天埋在图纸里研究,晚上回家也不停的琢磨,遇到技术难关,就大家一起通宵达旦地研究。”因为高强度的工作,夏正根三十多岁就熬出了白发。   就算是再艰辛,三江人依然充满激情,厂里仍然热火朝天。“连吃饭都是在车间,有的时候带着干馒头饿了就啃两口。”历经共同奋斗的岁月,三江厂成为了一个至亲的大家庭。这种大家庭,凝聚出来的力量一直在延续,并创造出了无数个奇迹。   1966年二季度,投产仅半年多的三江厂交付首批产品,接收产品的部门给出质量特优的评价。得到评价通报那一天,成为了所有三江人最喜庆的“节日”。   “听说要到市委去报喜,我们兴奋得一晚上没睡觉。当时我是鼓手,我们一路上都在敲。”当时的三江厂受自贡市委管理,厂里派出两辆解放牌大卡车去报喜。采访时,杨力涛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依旧兴奋不已。   1979年到1989年,国家多次对军工系统提出转型部署,军工业务急剧萎缩,三江厂遭遇“断奶”后被推向市场。从订单制生产军品,到民品为主,三江厂以“零起步”状态进入市场。在三江人心目中,市场化就是二次创业,但这次创业却让三江厂濒临倒闭。   “自行车铃铛、电风扇、民航配件……凡是在车间里能生产的我们几乎都试验过,但最后才发现,原来除了军工产品我们什么都不会做。”在杨力涛心中,那10年比起建厂的半年来说,比一个世纪还漫长、更艰辛。   无数次失败,无数次打击,没有让三江人灰心绝望,三线精神支撑着他们步履蹒跚却又始终昂首向前。   直到上个世纪90年代,三江厂终于走出了困境。1995年,民品产值已占到全厂工业总产值的80.7%,比1984年增长1726.3%,实现了以民为主、以民养军的转型发展战略目标。至此,三江厂开启了创业后的第二次辉煌。 传承三线 青出于蓝胜于蓝   老一辈三江人的坚守和奉献,在后辈心中留下了深深的烙印。如今,三江厂大部分职工都是第二代三江人,他们在传承着三线精神。   很多二代三江人在小时候就埋下了军工梦。在钟建宏的记忆当中,三江厂是神秘的。“上幼儿园时看到某个厂房内有一个皮人弹到天上去,然后又高高的落下来。”虽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但钟建宏一直充满着好奇。   “长大一点知道三江厂是军工单位,和航空有关,心里觉得很自豪。”于是,钟建宏在上中学的时候就定下了理想,长大后进厂里当一名技术工人。   技校毕业后,钟建宏如愿被招入三江厂工作。“我进厂的第一个师傅许锡洪是厂里的劳模。他年纪虽然大了,但干活没有任何人超得过他,连上厕所都是一阵小跑,直到退休那一天。”钟建宏说,长辈们在现实中为大家树立的榜样,成为了新一辈三江人奋斗的精神支柱和动力。   熊利现在是三江厂的技术骨干,由她创新设计出多种飞机配套产品,获得多项国防专利和多次立功表彰。在她的心里,身为锻造工人的父亲熊廷义就是自己的榜样。“厂里8点钟上班,父亲总是每天7点15分就到了厂里。先把煅炉预热好,再打扫好卫生,中午还要连续上班,他那份强烈的责任心一直感染着我。”   彭辉是老三江人彭明智的儿子,如今是厂里最优秀的铣工,曾获评“中央企业技术能手”。三江厂有一个以“彭辉”命名的技能大师工作室,8名高技能人才和7名工程技术人才汇聚于此。... Continue Reading →

The Third Front in Wanyuan county, Sichuan

  “三线建设”在万源 (2019-09-24 01:34:52) “三线建设”在万源 作者:王发祯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三线建设”在万源 20世纪60年代中期,中国面临非常严峻的国际环境,党中央和毛泽东面对这一国际形势,作出了狠抓“三线建设”的战略决策。万源地理位置、地形地貌和人文环境都十分具备开展“三线建设”的条件,于是成为了国家“三线建设”的重地。 万源赢得机遇 新中国建立后,为迅速扭转百废待兴的局面,国家开始在废墟上建设起重工业基地和国防工业基地,但这些基地大多在华北、东北等沿海沿边地区。60年代中期,毛泽东面对严峻的国际国内形势,提出了“备战、备荒、为人民”和“三线建设要抓紧”等一系列指示。 所谓三线,是指由沿海、边疆地区向内地收缩划分三道线。一线指位于沿海和边疆的前沿地区。三线指长城以南、广东韶关以北、甘肃乌鞘岭以东,京广铁路以西的地区。主要包括四川、云南、贵州、陕西、甘肃、宁夏、山西、河南、湖北、湖南、广东、广西等13个省、自治区。一、二线之间的地带为二线。 按照党中央、毛泽东的指示,国防工办派出领导和专家对“三线建设”基地进行选址建厂踏勘考察。毛泽东十分重视基地环境,提出了“大分散、小集中,依山傍水扎大营”的指示。国家主席刘少奇要求“防空问题,大小三线要切实注意,要研究设计。靠山、分散、隐蔽,要采取措施”。1964年11月考察组将基地选址甘肃天水。1965年组建了O六二基地,开始工艺设计和建设。1966年3月8日5时29分,河北省邢台地区发生了6.7级地震,使数百村镇在地震中化为废墟,3月11日,中央专委根据地质专家预测决定“建议另行选址”。3月15日下午,邓小平总书记在天水火车站公务列车上召集李富春、薄一波、谷牧、余秋里等领导开会,初步确定O六二工程搬出天水,到四川省达县地区。3月30日,看点的人员在檬子垭招待所开会。认为万源地处大巴山腹地,千峰万壑,地域辽阔,人口居住分散,具有天然隐蔽性。加之红四方面军曾在这里浴血奋战,又没有发生过地震,人文地质优势符合建国防工业。1966年6月14日,周恩来总理听取中央专委汇报后提出“把一院的三线工程布局在四川达县地区”。O六二工程指挥部按中央三线建设“靠山、分散、隐蔽”的原则,确定选址在万源县白沙和八台一带。6月20日,天水7102工程筹建处人员分批撒离天水李子坝,来到万源白沙公社。6月28日下午,粟裕在国防工办召开三线基地座谈会指示:确定一院的点在川北不动。这样,O六二基地定点万源白沙。7月28日,O六二工程指挥部在万源县委小会议室开会,审批了102、116总体平面布置调整扩初方案。 全力会战白沙 1966年初,毛泽东主席发出“好人好马上三线,备战备荒为人民”的号召。为响应号召,1966年8至9月,全国各地抽调勘测、设计和施工等专业骨干人员,来到万源安营扎寨,建设厂房。 0六二基地工程定点白沙后,基地建设遇到不少困难。白沙距万源城区20公里,境内无铁路,大批物资靠汽车运输。尤其是将甘肃天水大批物资运到万源,任务十分艰巨。当时,O六二工程指挥部只有250辆汽车,只能满足一半需求。党中央立即从四川、吉林、安徽、山东等地抽调多个汽车队支援,矛盾仍难有效缓解。1966年4月到6月,又从空军汽车1、3团,总后35、36团,空车直属队和导弹一师抽来了一批退伍汽车兵,还从天水召了一批退伍汽车兵,扩编成3个车队,办了一个汽车修理厂,形成了“四队一厂”400余人的运输队伍。汽车队将天水的三线建设物资经广元、巴中、达县运到白沙。汽车队日夜兼程,赶运建设物资。1967年底到1969年初,中央军委又组建两个汽车团,从重庆将三线物资运到白沙、八台。曾在运输战线工作36个春秋的基地行政处处长刘景华推算,从1966年到出合格产品的1979年,运输物资达500多万吨,行程2亿多公里。 7102工程筹建处搬迁白沙后,在“边勘测、边设计、边施工”的原则指导下,为早日拿出“争气箭”,以大庆人为榜样,艰苦创业,勤奋工作。1966年9月,国家建委土石方公司3000余人进入白沙施工。大批建工人员到白沙后,吃住都困难,筹建处分散居住在白沙镇、曹家大院和付家河酒厂等地,办公和生活极不方便,于是土法上马,就地取材,在付家河上面小山头上建起一座500平方米的“干打垒”四合院。1967年11月18日,中央军委常委根据粟裕的意见,召开第79次会议,同意国家拨给1500辆汽车,由总后接收,组建两个汽车团执行基地运输任务。1968年1月24日,经毛泽东批准,中央军委调铁道兵六师修建重庆到达县段铁路。期间还调集铁七师、铁八师等部队和达县地区、万县地区的2万多民工抢修襄渝铁路,改变了达县地区运输条件。3月6日,国防科委发了“关于一院内建问题的通知”,确定146工程建在万源曹家大院,113工程建在付家沟,102工程建在蒋家沟、洋溪沟,141工程建在白沙冷沟。数万建设大军来到白沙的大山沟里,克服各种艰难险阻,劈山开挖“三通一平”,展开了轰轰烈烈的三线建设热潮。O六二基地和7102厂修建期间,时逢“文化大革命”,一些“造反派”和武斗人员多次到厂房地区围攻建设者。毛泽东主席为排除干扰,决定对重点三线建设基地和工程实行军管,或直接派军队施工。周恩来总理签发了《关于加速导弹三线研制生产基地建设的问题》的电报,对7102厂工程实行军管。在军管会领导下,在地方党委、政府和军队的大力支持下,O六二基地建设取得突破性进展,到1972年底,先后完成30余万平方米的施工任务,70%的土建工程转入安装交付阶段。1974年11月22日,O六二工程现场领导小组开会要求六个月改变面貌。12月12-18日,四川省七机局(即O六二)在7102厂召开了“六个月改变面貌”总结大会,使O六二形势稳定,基建生产向前发展。1976年7月22—28日,七机部副部长汪洋,国防科委副主任马捷带领国防科委、七机部机关工作人员24人到O六二检查工作,肯定了建设成绩。1978年1月23日,O六二指挥部将7102工程列为重点,要求当年完成任务。这年,重庆安装公司完成安装任务,退出施工现场。工程兵883部队一个团进入现场施工,加快了建设速度。由一院一部包建的7146(总体部)于1979年峻工验收。由211厂包建的7102厂,于1983年建成。1983年1月,O六二基地向航天部提交竣工验收报告,7146工程投资3712万余元,建筑面积57072平方米,占地155.3亩。航天工业部验收委员会认为工程质量好,符合科研使用要求,同意验收。1984年4月25日,O六二基地向航天部竣工验收委员会提交7102厂竣工验收报告,该厂完成投资1.9亿余元,建筑面积23万余平方米。航天部批复了验收报告,认为工程质量良好,同意验收。 1971年3月18日,一院核心组决定7102厂承担东风DF-02高弹道遥溯弹等试生产任务。1977年10月,国防科委、七机部开会,讨论了1980年前完成东风5号投产等有关问题。7102厂自接航天部生产任务后,全厂职工同心协力,正视和战胜困难,创造了奇迹。于1979年11月26日23时24分,某型号产品进行低轨道关机试验,一举成功。1980年5月18日11时19分,第一枚远程运载火箭在酒泉导弹基地向太平洋海域发射取得圆满成功。党中央、国务院、中央军委发了贺电祝贺。1981年12月1日16时50分,某型号产品高轨道遥测飞行试验成功。1990年7月,7102厂参与研制生产的“长二捆”在西昌卫星发射场如期发射,将搭载的巴基斯坦科学卫星准确送入预定轨道。 党中央、国务院为了保障重点工程建设和加快西南三线建设步伐,打通西南向中原的通道,先后修通襄渝铁路和万白铁路支线。四川省交通局也改造了汉渝公路和万白公路。为解决O六二基地的用电问题,架设了重庆狮子滩到万源的11万伏高压输电线路。省电力局投资修建了万源发电厂。 地方倾力支持 万源县委、县人委对“三线建设”极为重视,认为既是党中央、国务院的重大战略部署,也给万源发展带来机遇,广大干部群众大力支持,积极投身“三线建设”。 为加强对三线建设支援工作的调度指挥,1966年11月21日,万源县成立了支援重点建设委员会,由副县长李毓华任主任,相关部门负责人为成员,下设办公室,负责接洽联系,处理日常具体工作。 “三线建设”中,涉及最多的是征用土地和住户拆迁。O六二工程建设需在白沙、八台征地219.66亩,修襄渝铁路万源段需征地2984.26亩,汉渝公路加宽改造、建万源发电厂和部队修营房等需征地1283.69亩,县委、县人委(县革委)都毫不犹豫,及时研究,给予解决,保证了建设顺利开展。 “三线建设”工程定点万源后,战线长、工程项目多,工程量大,需要大量民工。万源县委、县革委对所需劳动力、基本做到了工程需要多少、就调集多少,需要什么工种的员工、就上什么人员,全力保证工程建设。1966年,为保障O六二工程运输,需加宽和改造公路,县委、县人委立即从各公社调民工3000余人,分赴各地抢修公路。1970年,4832部队需3000名民工修重点工程,县革委立即从全县生产队抽了一批出身好的劳动力前往施工。1973年,O六二工程需要一批技工前往突击,县委、县革委从各公社和基建队挑选500名“五匠”人员,前往抢建工程。县委、县人委对重点工程所需人员都及时调配,为按时完成工程任务提供了保证。 “三线建设”期间,大量的三线建设者来到万源,万源县委、县革(人)委千方百计当好后勤,保障工程建设者的物资供给。1968年3月29日,万源县革委为保证蔬菜供给,除长青公社250亩蔬菜地外,又在城郊和工矿区附近选择土质较好、水肥较便、连片集中的地方安排15个生产队作专业蔬菜队,新增1500亩蔬菜基地。1972年3月,县革委生产组为保证蔬菜供应,又增加规模种植,除原有21个专业蔬菜队外,又在建设工程所在地附近增加12个专业蔬菜生产队,保障建设者和城镇干部居民的蔬菜所需。为解决三线建设者的肉食需要,1968年12月30日,县革委生产组制发了《关于对全县非农业人口实行肉食计划供应的通知》,要求组织好肉食,优先保证军需和重点建设单位。县肉品公司在白沙、八台设立了经营站,专门为重点工程职工服务。 基地帮助地方 “三线建设”重点工程航天工业基地落户万源县后,为帮助地方经济社会的发展,从资金、物资、设备和技术等方面都给予了大力帮助支援。 交通建设方面, 襄渝铁路万源段1978年6月1日正式由郑州铁路局安康分局万源车务段接管营运,县境内铁路营运里程94.972公里(含万白铁路),7个三、四级火车站。随后又修建了青花铁厂专用线、513发电厂专用线和官渡乡镇企业专用铁路线,为万源资源开发打下了基础。随着汉渝公路、万白路的加宽改造,加快了县、乡公路和企业专用道的建设。从1975年到1985年修县道7条188.6公里,乡道18条222.9公里,厂矿道13条53.4公里,乡镇企业专用道25条175.9公里。四通八达的交通网络,改变了万源过去交通落后的面貌,打破了制约万源经济发展的“瓶颈”,为加快山区经济发展奠定了基础。 电力发展方面,万源水力资源丰富,但电力工业发展缓慢。到1966年全县有小型电站17处,装机19台,年发电量100万千瓦时。万新铁厂左侧建有一座火力发电厂,年发电量25-30万千瓦时,仅供城区照明和部分工业用电。1971年万源发电厂建成投产后,各地水电事业加快发展,到1993年,万源建成小水电站50处,装机60台7259千瓦,年发电2836万度,架设高、低压输电线路2441公里,不仅让42个乡(镇)281个村、73083户农村居民用上了电,还保证了企业用电,加快了企业发展的步伐。 工业建设方面,过去万源工业生产发展缓慢,“三线建设”需大量物资,O六二基地先后投资45万元、万源投资5万元在官渡公社周家湾建了年产500万匹砖的万源机制砖瓦厂,所产砖供O六二基地建设。O六二基地投资100万余元支持兴建了万源水泥厂、东风坝水泥厂、白沙水泥厂和八台水泥厂,所产水泥既解决了基地建设所需,也支援了乡镇企业发展。O六二基投入大量资金,打深井、修水池,架电线,修建给排水系统和供电系统,除解决了工厂自己使用,还解决了附近农民生产生活用水用电问题。在基地发展支援的基础上,万源停建多年的万新铁厂和青花铁厂续建投产,万源化工厂、万源氮肥厂、万源红旗水泥厂和万源饮料厂、川京饮料厂等企业相继,建立了较为齐全的工业体系。1987年,全县有工业企业317个,比1965年增加202个,工业产值成倍增长。 农业发展方面,基地根据国家“还田于农”的政策,先后无偿支援白沙镇炸药20吨、水泥200吨、煤炭100吨、水泵2台和各种管道物资,并帮助附近3个村拦河造田200余亩,修建鱼塘水面100余亩。白沙从万源析出组建白沙工农区时,O六二基地无偿支援各类汽车50辆。基地创建30年,多次派汽车帮助地方运送种子、化肥、农药、水泥、炸药等支农物资,有力支援了当地农业生产。灾情发生时,基地职工还先后为附近灾区捐款20余万元,捐粮票5万余斤,为灾区人民献出了爱心。 社会事业方面,基地创办的学校,解决了附近农民子女“入学难”问题,O六二高中为地方培养了大批人才。102医院设备齐全、医疗技术雄厚,在保证职工医疗基础上,还为当地人民服务,收治病人100万余人次。1978年,7102厂在八台山顶建起了电视差转台,让白沙、太平镇、罗文、官渡、旧院等区看到了电视,为万源电视事业的发展奠定了基础。

Create a free website or blog at WordPress.com.

Up ↑